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悼六四

每年臨近六四這幾天,總有點情緒低落。

六四當年,年紀尚小,說「明白」不算太明白,說「不明白」又不算不明白。偒感卻是「懂事」後才懂得的。

二十年了,當年才出生的,現在應該進大學;火紅年代的學生領袖,今天個個變了四十來歲的「亞伯」;溫家寶當了總理;曾蔭權當了特首;當年在民主歌聲獻中華獻過民主歌聲的演藝界,今天一個個變了臉。但是平反六四就像植入了香港人的基因。太多香港人,沒有興趣理會曾蔭權是不是代表香港人,也沒有興趣知道哪一個「親中份子」還有「良心」,只是沉默地、靜靜地將平反六四的願望,埋在心深處:深得了植進了DNA,讓這個願望一代一代承傳下去。

李柱銘已經七十歲,司徒華也快八十歲;看了鍾庭耀公佈的六四民調,恐怕到了要走的一天,倘若來不及看到平反六四,見到香港人我心不死,即使也死而有憾,也絕對能瞑目。

多了香港人因為六四改變了生命,梅艷芳過身後的一年,支聯會的六四集會,開始播由梅艷芳唱的民運歌曲。據說,她是眾多演藝人中,最有良心的一個,也是據說,支聯會一直深知其影響力巨大,不想殃及池魚,故只敢在她過身後,才再起用她主唱的民運歌曲。

在youtube找到梅艷芳主唱的血染的風采,每次聽都想哭。今天有幸生於香港,或許是上天給我們的使命,為二十年前爭取民主的年輕人取回一個公道。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倒下再不能醒來,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血染的風采
)

六四的歷史到了今天在香港,沒有如在大陸般不能講而變成國家機密,還要多得支聯會的成員。沒有支聯會,六四就如其它歷史事件般煙消雲散,除了與五四,九一八一樣變成一堆數字而只有研究中國歷史的老教授才懂。沒有支聯會,我們不能每年到維園喝一杯解穢酒般前來悼念一下。

藍天蔚不期望網友參與支聯會的工作,而實在,筆者也沒有參與其中,只是,當你參加悼念集會的時候,給支聯會捐個錢,付回你的那一份就好了。

2009年4月11日星期六

陶傑無guts

陶傑禁足菲律賓事件告一段落,老實說,香港人都知,陶傑從來不會正正經經寫他的看法,筆者認為,這麼多年來,這類真的反映他自己的看法的文章只有一篇,就是傳頌一時的《下台吧,董建華》。除此以外,他的文章,看完了過一過癮便算。

不過他說的並不錯,寫文章,尤其寫在HK Magazine,何需太認真。如果是的話,某暢銷報章整版專欄,應該每天都惹官非。

既然陶傑也自稱文章是遊戲人間,筆者就認為他根本不應該道歉。禁足菲律賓?不去好了,查實菲律賓也沒有什麼好看,尤其以陶傑這類人,如果到了這麼年紀他還沒有去過菲律賓,則剩下的日子他大概也不會去。

可是,陶傑卻又向菲律賓道歉,復又在其專欄指出是菲律賓人之英文欠佳,有死雞撐飯蓋之嫌。

話又說回來,他的文章卻又十分抵死,指若不能用「菲傭」,宜改為Domestic Administrative Officer,簡稱DAO,真的吹佢唔脹!

為什麼陳一鍔講得出咁既嘢?



























如果唔係後面有班型仔型女,我仲以為講嘢呢個係民工。港大實現了由吐啖的領導不吐啖的,可喜可賀。

2009年4月5日星期日

《中文解毒》

筆者孤陋寡聞,過去只識陶傑不識陳雲。某天路經書店,看到這本結集,順道一翻,連自己也嚇了一跳。筆者一直知道中文西化以後,變得索然無味,但有時要翻譯英文為中文,雖已盡力避開直譯而採意譯,但有時候還免不了俗,寫出了「對.....作出...」那些垃圾句子。

過去陶傑間或鞭撻政府部門的中文之垃圾,援引例子點出政府文稿不合邏輯之處,但陳雲這本書中約十篇的文字,列出了好多我們十數二十年來生硬翻譯英文詞彙的例子,同時舉出中文本已有之的詞彙,兩者互為對比,方發現自己的中文在不知不覺間也中了毒。

與陶傑不同的是,陶傑尚視國語的講法或詞彙為書面語的基礎,例如他指不應寫「有無」,而應寫「有沒有」、若非成語,不應用「亦」而應用「也」,因為「亦」是廣東話。但陳雲則高舉粵語粵字更古雅更合邏輯,批評國語,尤其現時的所謂「普通話」,只不過是北京土話,指棄古雅語文不用而採土話之愚蠢。

總之,喜歡寫文章的年輕人,看一看陳雲如何批評現今的語文,必定大有益處。

劣幣驅逐良幣

上週沙田美林區議會補選,民主黨張文光被指非禮,翌日蘋果頭條指其被屈。

曾與左派在選舉中「搏鬥」者,無不清楚這些無聊而低劣的手段,筆者有幸耳聞,民主派助選團的人數,通常是左派的十分一,即使個個勇猛,但往往遇上此等低劣招數也無法可施。左派喜歡找一大群無甚看頭的師奶包圍其他人的助選團,若你稍一過度勇猛,她們真斗膽喊非禮,也不看看自己五短身形之餘,橫度和直度一樣長闊,三圍互相之間也分不清的現實,是男人的,看見這等貨色,真如黃子華話,攬碌燈柱好過。

可是,法律不這麼算,於是為免落得如張文光被帶返警署調查而無法拉票,民主派的助選團都無法勇猛起來。況且,不是個個也是張文光──沒有人信他會非禮──被登一兩天頭條,真的水洗都唔清。

左派的招數不止於此,他們物資豐富,往往會派一個人,拿個一個大聲公貼身跟著其他候選人,當這些候選人要發聲宣傳的時候,他們也同樣大叫大喊,目的是令得四周的人厭惡。民主派的候選人,總不能與之鬥大聲,往往只好逃離現場,玩貓捉老鼠的遊戲而無法認真地宣傳和拉票。

好了,左派爛仔當道多年,迫得出一些叫長老和顛狗的物體居然進了立法會。這次好玩的,是這幾個議員毫不錫身,是「非常」議員,是最爛仔的形象示人,以示敢於「公民抗命」。與之比較,民建聯的議員因有其暴動前科,一定要繼續扮文明,不能與之在立法會較量,算是為「民主派」出了一啖氣。

可是,長此下去,香港的政治圈和非政府組織,只會尤如劣幣驅逐良幣般,願意與政府講道理的民主派政黨和議員,一個個離開這個圈子。對政府而言,這當然是災難,但對市民來說難道又是福份?

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有一個正常的議會。政府中人毋須憎恨長毛等人,因為有這樣的議會,歸根究底是因為有這樣的政府。倘若政府是正常的話,倘若政黨可以透過理性的政策爭取選民認同而執政的話,不單長毛不會受支持,連帶現時越行越社會主義的民主黨和公民黨,也會返回中間路線。

中共一直懼怕「以支聯會成員為核心」的民主黨,怕他們會顛覆中國。老實說,如果過去他們看不清,現在該看得清楚,民主黨這班,已經是最溫和的了,中國一直禁制和歧視他們,如彭定康所指,只會迫得他們瞓路軌。

中共一直懼怕,給香港民主,會令內地已經各自為政不聽中央指揮的省市也要求特別待遇來做一做山寨王;可是,不給香港民主會好一點嗎?看看吧,香港公民抗命的方式,說不定傳上了大陸,令內地更難管理。何苦呢?

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大家將會懷念任志剛

坐在九巴,看到基本法的宣傳片。任志剛粉墨登場,其人高大,影上去風度翩翩,記起報載他將會被迫退休。筆者有幸曾近距離見過他,非常高大,要仰頭而望,若他肯從政,說不定有如克林頓般大受歡迎。

坊間一直不滿任志剛年薪千萬,認為外匯基金拿來買債券每年收息五厘便可,毋須請他。可是過去外匯基金的平均回報九厘,其表現往往比同樣投資組合的市場水平優勝。當然,金融海嘯沒有人避得過,損手是難免。

而且,看看他管理的金管局,雖然一直被政界稱為「獨立王國」,可是多年來沒有傳出什麼醜聞。與之一比較,年薪四百萬的臧明華,零一年入職,只不過幾年,便將旅發局變成私人俱樂部,醜聞不絕,而且用錢如倒水,每年旅發局開始數億元,不知有多少浪費掉。又看看其他公營機構,私穩專員公署的高層人員,也曾被揭發亂用公帑,但看看金管局,有沒有聽說過任志剛的女兒一畢業便做了副總裁?有沒有說任志剛家人歐遊的開支,都算到了金管局的帳內?當然,筆者不敢肯定沒有,但任志剛做了金管局總裁這麼長時間,要討厭他、要「做低」他的人,外面有,相信政府裡面也有,到今天曾蔭權只能要他退休,或多或少是捉不到他的痛腳,才沒有將任志剛弄得身敗名裂。每年六百萬換來一個機構正正常常地運作,可說是「抵到爛」。

好了,任志剛退休由誰接任?據說最有可能的是陳德霖。

陳德霖是什麼料子?不知道。藍天蔚只知道他的確一炮而紅,找了一堆自己友做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然後給曾蔭權送了一個大得不得了的政治炸彈:做了國際新聞呀!的確,陳德霖也在金管局做了好多年,但是一離開任志剛的旗下,換到曾蔭權的旗下,便攪得一鑊粥,那到底有什麼能耐,真可以說是一眼見晒。又或者說,任志剛和曾蔭權誰「叻」一點,真是牛頭角順嫂都分得出。

一如英國在管治的時候,我們不覺得他們做過些什麼,甚至覺得港英政府百般不是,但當我們看見董建華和曾蔭權將香港攪得一塌糊塗時,我們才驚覺英國人是多麼懂得統治/管治。筆者預言,除非曾蔭權膽敢找曾一度在金管局坐高位的幾個鬼佬擔正旗,如簡達恒等,那尚可能有些苗頭,否則,任志剛退休後,我們將會一如懷念肥彭般懷念他!

2009年3月1日星期日

都是沒有直選的錯

政府將所有有爭議的政策延後迴避爭議,競爭法、政改都不改做,看來還陸續有來,藍天蔚認為,最低工資和醫療融資,也可能步後塵:並非每個局長都是傻強,大家都不想做出頭鳥。本來,有政改做掩護,競爭法、醫療融資、最低工資都不是問題,但林瑞麟縮沙,負責競爭法的蘇錦樑在政府裡待了差不多一年,也會珍惜羽毛,想辦法拖下去,不要將自己放在政治上最危險的位置,反正競爭法又不是自己提出,並非自己的pet project,蘇錦樑自己是否支持競爭法也很有疑問,所以他縮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曾俊華可以的話,說不定他連預算案都不想公佈!

於是一層一層推下去,局長們個個不想做傻強,那麼政府就不再運作,如果要學成語的話,政府現在的行為,明顯叫做「斬腳趾避沙蟲」。可是,駝鳥政策之所以被耻笑,因為駝鳥政策是行不通的。當社民連可以表演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他們的行為也越激,他們便唯有專選曾蔭權和曾俊華這些級數的官員在立法會時才表演了。

說起社民連,藍天蔚越來越覺得,社民連有點像邪教:正統教會如民主黨和公民黨開始批評社民連在立法的行動,但他們則自比耶穌,看起來真的有點令人打冷震。

曾蔭權走不出董建華的影子,因為政治制度一樣。曾俊華、曾蔭權,甚至傻強都不會是智商低的人,但為何只做傻事?因為制度使然。在中國這種要忖摸上意的政治制度中,一項政策是否最有利社會發展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不會引起社會爭議,不會引起亞爺注意。而由於政權來自「上面」,特首沒有得到所謂「人民授權」,他們的政策,也沒有經過市民辯論,市民又如何會支持?於是,只要有一小撮人反對,已經嚇得政府官員們渾身不安。這個政治制度,莫說曾蔭權做不到什麼,即使找克林頓和奧巴馬來,一樣什麼也做不到。

直選是否浪費時間浪費資源?是。不過,沒有直選更是浪費時間浪費資源。有直選,便不會出現社民連這樣的東西,更不會有一個如同露宿者的人可以選到做議員,這些事情只有在亂世中才會出現。有直選,民主黨和公民黨,必定變得更右,他們也不是傻人,一旦有一天執政,他們要實現政綱,實現不到便下台,他們便不會將政綱寫成了如同共產主義世界烏托邦的模樣。有直選,要選的人,會將他們在每一個範疇的看法寫出來。當然,他們不會寫得很清楚,但選舉辯論迫得候選人說清楚。去年立法會選舉,便迫得民建聯要贊成在立法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了。

沒有直選,我們不會有好日子過。

2009年1月20日星期二

ITS vs 海底隧道流量不均

博客林忌寫了一篇《譚偉豪博士超智能發明》,預言譚博士將獲諾貝爾獎,筆者早已預測到了。

IT戇豆撰文《 以ITS解開隧道流量不均死結》批評政府發展智能交通系統緩慢,並指「多年來,香港三條過海隧道的使用率嚴重失衡,以致出現分流失效的問題。除非政府有決心盡快在本港落實推行智能交通運輸系統(ITS),讓駕駛人士更方便、更快捷地取得實時的道路資訊,在駕駛途中,預早選定適合的過海路線,這樣才是最有效的治本之道。」

筆者客觀一點看,整篇文章並無問題,因為文章的內容,只是將政府或立法會的文件內容,即智能運輸系統歷年的發展抄一篇,當然不會有問題。出事的,就是上面的一段。過海隧道塞車,究其原因,是因為要過海的車太多,但道路的容量不足以消化車輛,問題只是如此簡單而已。

要解決問題,理論上十分簡單:增加供應或減少需求。

建新的道路和新海底隧道都是辦法,不過,執行起來的難道頗高:是填海,還是應該遷移市民和商業大廈往山上呢?填海大家已經否決了。另一種想法,就是將什麼扯旗山、渣甸山和柏架山之類移平(或者為了保留香港的skyline,不要移平),將樓宇大量向「向陸」遷徙,將海邊的地皮留作興建道路。是的,很掃興,但這是辦法呀!搬走了大量在海邊的商業大廈,新政府總部更可以停工了,改為興建道路,那麼政府便可以既不填海,又可以興建十二線雙程行車,大大增加港島區道路的容量。

不接受嗎?尚有辦法,就是減低需求。

一、將政府總部遷至錦田
這樣,那些要親近政府的達官貴人的辦公室,以為政府高官的官邸等等,也將會一併遷至新界西。隔涉?絕不。錦田雖然位處新界西北,但那裡有西鐵,日後的廣深港高速鐵路也會路經該處,若然如此,高鐵大可以在錦田加開一站,方便政府高官北上述職之餘,還可以將車輛由現在的港島區,引到新界西,挽救一下沒有人用的三號幹線!三號幹線多了收入,不用加價,對市民也有好處,我們更不用「集資」興建第四條過海隧道,又省下了大筆公帑,是一個「雙贏」的方案也!

二、電子道路收費
不搬遷政府總部也沒有問題,錢可以解決到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政府大可以在港島引入電子道路收費,每次非港島區的車輛使用港島區的道路,最低消費為一百大元,如果使用的路程與時間超出某個水平,則收費會遞增。如此這般,筆者相信所有過海者都會改用西隧,一如當大家發現手提電話講得太多,額外的收費很驚人之時,大家都寧願用一個較貴的計劃一樣!

至於使用道路為什麼要收費?筆者的回答是:為什麼不用收費。

好了,引入電子道路收費以後,只有達官貴人可以居於港島,平民伯姓只會搭地鐵,港島區居民大減,駕車者沒有什麼特別事也不會到港島,塞車問題迎刃而解。

三、大幅增加電費
政府可以與港燈合作,以港燈發電成本昂貴為理由,容許港燈增加電費五至十倍。由於生活成本過高,大量居民遷移至九龍,中小企也會遷往九龍,過海巴士數目大減。

四、將港島列為生態保護區
全部人類需遷移,進入港島要申請,而且每天限額為一百五十名,塞車問題即時解決。不可能?環保人士總能找到值得列為生態保護區的理由,一如明光社總可以在任何物件中看見淫褻或不雅的資訊,即使你舉起五隻手指,他們也只會看見中指,大家不用擔心。

再瘋狂一點的想法還是有的,但都必須基於減少需求或增加供應的原則。除非IT戇豆告訴大家,引入智能交通系統,能令司機突然發現港島非常塞車而放棄前往, which is quite impossible, 否則,林忌說得對,那不可能解決隧道流量不均,因為小學三年班的學生也知道,想快的話,當然是行西隧啦。你問問政府高官要過海,那一個會行紅隧?

IT戇豆不明白的,是政府刻意要留一條無人行的隧道,讓有錢人和窮人都有選擇。大家都知道,越來越多住慣港島的達官貴人也要北上,難道他們要花兩個小時在紅隧處塞?他們不在乎錢,只在乎時間,留一條昂貴的隧道給達官貴人是需要的。

香港人真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政府根本從來不想解決隧道流量不均,這是政府的政策目標呀。

2008年12月26日星期五

民主黨亂咁轉

香港似步入混亂和全沒有章法的年代,政府不知在做什麼,新一屆立法會,自由黨散了,社民連這班左仔入了立法會已夠混亂,民主黨更是亂得一團糟,有點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筆者論民主黨道歉領匯一事後數天,報章即報導民主黨打算在經濟領域上由「中間偏右」轉回「中間偏左」。筆者質疑,他們是否分得開什麼是中間偏右、什麼是中間偏左。若將香港的政黨放在整個經濟的意識型態的光譜中,所有政黨也是中間偏左,其分別在於誰是極端的左而誰是較近中間路線。至於偏右的政黨,筆者相信,即使有普選也要一段時間才會出現,沒有普選的話,連出現的基礎條件也不會有。

所以,說民主黨由中間偏右改為中間偏左,本身就還沒有分得開左右。民主黨現在想做的,其實是由中間偏左,走向極左,或者不尊重點說的話,他們在經濟上根本沒有一致的意識型態,只是民粹而已,只有社民連才是叫比較一致的左仔。

民主黨左轉或民粹,其實是走向一條死路。試想想,民主派的左仔還不夠多?社民連、民協、公民黨、街工、工盟......。選民為什麼要選民主黨?當然,民粹不需要知識,那一邊大聲就跟隨那一邊好了,但要有能力分辦得到怎麼樣的政策有什麼後果,要有點視野的話,那必須有能力讀點書,而那些書,不能是蔡子強之流寫的什麼君王論,而要將整個經濟有點基礎才行。

民主黨轉左、轉民粹,或許與他們的立法會議員的能力及質素下降有關。今年民主黨沒有了李柱銘、楊森和單仲偕,加入了甘乃威和黃成智,無論怎樣「稱」,也不見得新比舊好。我們也很難期望甘乃威和黃成智能講出些有遠見的見解。

除了領匯,最近民主黨又一反枱轉軚之作。今天蘋果報導,家庭暴力條例,民主黨轉軚,惹來湯家驊批評。這條條例最爭議的地方,是同性戀者是否受保護。如果民主黨要左轉的話,要保障的,不單只是經濟上的弱勢社群而是在不同範疇的弱勢社群,美國的民主黨就是如此。

從家暴條例和領匯兩事看來,民主黨在社會政策的轉向,是經濟轉左傾,而民生政策轉右傾變得保守,而兩者的意識型識並不一致,甚至有點背道而馳。經濟轉左,政府的「保障」多了、自由少了,但社會政策轉保守,則弱勢社群的「保障」少了。民主黨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一人一字典機幫戇豆」運動

那天與友人步過百老匯,門外有個沒有人理會的counter,是快譯通的counter,放了幾部字典機,於是八卦看一看IT戇豆的產品。不看也罷,一看即嚇了一跳,一部字典機要三千多元──雖然那是彩色屏幕的型號。今時今日,幾百至一千元一部電話、二千元砌一部桌上電腦、三千多元可以買一部手提電腦的時代,一部字典機要三千多元?那一刻筆者與友人的反應是:誰會買?我還在想:難怪權智的股價,近期只在毫股與仙股之間浮游。小股東即管當捐助了譚偉豪選立法會議員的競選經費好了。

不過,最慘的可能還是IT戇豆。自零二/零三年起,譚偉豪一直「不務正業」,為了選議員,在不屬於他的IT界別浮游,出席這裡那裡的場合不止,零四年輸了立法會選舉後,更積極地贊助這樣那樣的業界活動、快譯通球隊等等,幾年下來,權智似乎沒有什麼發展。

如果IT戇豆的權智,仍然靠賣字典機為生的話,筆者實在擔心他的財產無法支付他源源不絕的開銷。當他還是上市公司主席,又是立法會議員,那些要他贊助這樣那樣活動的苛索便不會終止,他也難以推卻:要打好關係麻。還有要資助傑志呀!

上市公司主席的title好聽是好聽,但也要有錢賺才行。權智過去幾年收入每況愈下,零七/零八年度的收入,更跌破十億元,當年更是自零一/零二年後首見虧損,而且情況並無改善。零八/零九年度截至九月的首半年,權智的收入由去年同期逾五億元,大幅下跌至今年三億七千萬元,跌幅逾兩成半。雖然權智去年全年有虧損,但上半年仍有些微盈利,可是到了今個財政年度首半年,該公司的虧損卻高達二千多萬元。零七/零八年度的下半年,股市由三萬點一直跌至萬多點,權智立即由盈轉虧,今年景況更慘烈,不獨是香港有問題,而是遇上「百年一遇」的金融風暴,權智全年的業績,恐怕只有更惡劣。

IT戇豆夫婦為權智的大股東,按去年公司年報顯示,夫婦二人合共應有五億六千多萬股股票,按現時股價計算,身家約為六千多萬元。當權智股價達一元的時候,他們可被稱為「億萬富豪」,但現在已跌至千萬的行列。老實說,六千多萬元在香港,也實在不算多:尤其近期看電視,雷曼事件的苦主中,隨便一個身穿菊花牌內衣的亞叔也有近千萬元雷曼迷你債券,六千萬元,可能也不過是「中上產」,算不上「富有」。不要忘記,譚偉豪為了選舉,不但惹上了誹謗官司,誹謗的訴訟可以很昂貴。他還要應付莫乃光的選舉呈請,找來一大堆資料、聘請大律師來應付莫的指控。大家都知道,大律師的收費不是說笑的。如果權益再虧損幾年,他們很快便可加入百萬富翁的行列。

聖誕佳節,藍天蔚都應該做點好事。過去幾個月,IT戇豆歇盡所能娛樂各位,上演了多套好戲,包括提名前在有線播了幾套近乎當香港人是白痴的IT達人廣告,弄至現在被莫乃光指他沒有將廣告費計入競選經費;找了幾個疑似單仲偕的提名人、然後在提名日即被指失實、隨即表演如果將死豬推給傳媒統籌林永君;在選舉網站找iPhone,然後被蘋果投訴後,死不認侵權而將死豬推給網站設計師,然後死死地氣換了個醜樣的電話......anyway,要形容戇豆的行為,只有「罄竹難書」四字矣。這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大家看了表演要比錢。筆者呼籲大家,如果你口袋裡尚有餘錢的話,何不在這個聖誕節,到百老匯買一部快譯通的電子字典,當作資助一下戇豆,使權智轉虧為盈,讓他心無旁鶩地繼續戇豆的表演事業,讓我們不時有好的笑料──至少直至有另一代替品。當然,如果你對你的行動有信心的話,還可以趁權智還是仙股之際大手買入股票,至其升值後出售,所期望所賺的差價足以抵銷購買電子字典的開銷。

警告:由於字典機屬兒童不宜產品,為免家中孩子不慎觸及影響一生前途,字典機買到手後,應立即掉到鹹水海或送往堆填區,雖然這樣並不環保,但為了孩子日後不會將Nokia讀成「撈kia」而無緣加入各大跨國機構,此乃無辦法之中的辦法。

祝各位聖誕快樂,日日有工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