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5日 星期二

拿掃帚的曾蔭權比拿香蕉的好!

○三年當曾蔭權在拿掃帚的時候,看起來比較像一個人,掌權以後卻以為香港人都是的,日前他在電台發表的《給香港的信》,不是報告向中央反映了香港人普選的意願,而是要市民接受一次又一次被拖延的普選,令人厭惡。

第一,曾蔭權說人大將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推後至二○一七和二○二○,「是香港首次就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能夠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
對不起,這本身就是大話。在一九九○年《基本法》頒佈的時候,將選舉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程序寫在附件,而附件內寫明二○○七年後,選舉辦法可以修改。即早在九○年,普選的時間表已經定下來,只是現在大陸不滿意香港的澳門化程度,不認賬才又再拖延。

要耍花樣才要討論

坦白說,身為香港人,我們要求的普選,不是在曾蔭權那篇官樣文章中所說的二○一二,而是去年和今年的選舉。只不過因為米而成飯,沒有辦法下,才要改為二○一二年。況且,香港市民不是的,九○年出了一本憲法,都可以反口:明明說行政長官任期五年,卻變成「新一屆特首只做餘下任期」。民建聯的曾鈺成,在二○○○年選立法會時,斬釘截鐵說該黨政綱「堅持」○七年「之前」行政長官普選產生與立法機構全面直選產生。但是民建聯的政綱堅持不了,成為一個陽痿黨。現在人大常委雖說「可以」,但如果日後人大又再解釋,說成「不可以」,難道我們又十年又十年地等下去?

第二、曾蔭權說我們應討論「怎樣」普選……若不能在二○一二年就行政長官達至普選取得進展……難向國家交代。

這便露了曾蔭權的底。如果曾蔭權真要推動普選,其實沒有甚麼要討論。香港不是用國會制,而是總統制。總統制的選舉,除了美國因其聯邦制的歷史因素外,大多是候選人獲指定人數提名,然後由一人一票選舉產生,沒有甚麼門檻。政府總不成說十八區是聯邦制吧!那是搞港獨呀!如果曾蔭權真的要推動普選,其實不需要「討論」,只需行動。只有想在當中耍花樣的人,才要「討論」包括提名機制、門檻……盡力阻止共產黨不想見到的人參選,然後「向國家交代」。

第三、曾蔭權說政黨要培育更多政治人才,給年輕一輩更多參政機會。

筆者曾近距離觀察政黨運作。筆者覺得,香港沒有像奧巴馬那樣的人,不是因為政黨不培育人才,而是因為參政是一條閉塞了的道路。一個有能力的政治人才,是不需要政黨「培育」的,他需要的只是機會。有參選的機會,他自然能走出來。選舉是很市場化的事,一件產品好不好,市民各有選擇權,好的產品自然有人找到。

有能之士不屑參政

可惜在香港,比例代表制讓現任議員差不多沒有風險地贏下去。無論是民主黨、民建聯還是公民黨,上了船的人,不容易輸掉議席,新人沒有機會。但這並非關鍵,關鍵是政制不開放,即使當上了立法會議員,沒有機會管治香港,只能在立法會這個沒權的機構噴足一世口水,對所有有能力有志向的人而言都是太沉悶而回報太低的工作,即使不用參選而可得這個位置,都未必有興趣。香港的政制再這樣下去,不要說好的政治人才,政黨連好的職員都請不到。或者這就是中共的用意吧!

沒有普選,特首不受市民監察,無論一個多麼像樣的人,上了台都與一隻猩猩沒有分別:只要誰有香蕉,誰都可以控制牠。曾蔭權拿掃帚時像一個人,上了台後,只顧向中共拿香蕉,才是最令香港人失望的事。

4 則留言:

kmb59 提到...

「〇三年當曾蔭權在拿掃帚的時候,看起來比較像一個人,掌權以後卻以為香港人都是的……」
香港人都是什麼?似乎遺漏了一些字。

藍天蔚 提到...

KMB59:

蘋果用了香港字,在網上看的時候其實是一個graphic,所以我copy的時候copy不到。每次有文出,我都是早上起床從網上copy出來,執漏要等到我有時間先做到。無辦法,有份正職,一早起身就要返工。

漏了的,是「傻」字

藍天蔚

kmb59 提到...

『一個有能力的政治人才,是不需要政黨「培育」的,他需要的只是機會。』
在政黨組織較嚴密的地方(如英國),欲從政者幾乎都要加入政黨,由低做起。
美國的政黨組織很鬆散。

藍天蔚 提到...

kmb59:

要入政黨,與要政黨「培育」是兩回事。政治人才入了政黨,說不定反過來「培育」政黨,不是被政黨培育。彭定康的英文好得可以幫戴卓爾夫人寫演辭,相信不是保守黨內的訓練班訓練出來。只要有選舉,便有機會讓政治人才顯身手。沒有選舉,即使有政黨,領袖都會被埋沒。

藍天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