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7日 星期六

我的回覆

張校長:

本人和網友等待你的回信,早已望穿秋水,可恨你的回信猶如夢囈,只不斷重覆又重覆我們一早已聽厭了的廢話。而你根本沒有看過我們的留言,實在令人遺憾。

張校長,本人不知道你有多留意時事,但根據你的回應,你該早已留意四川的災情,也了解香港人很關心四川的事。不知你可知道,外號「長毛」的梁國雄議員,早在五月十四日便建議政府下半旗三天,哀悼四川的死難者,可是卻被立法會主席趕出了立法會的會議廰。可是不到幾天,中央政府卻宣佈下半旗三天。

張校長,你看見嗎?當一個政府、一班人只聽令一方的指示而禁制人民自由發言,輕則會做了一些蠢事,如上述的立法會主席,重則會死人,我所說的是真的死人。張校長,相信你年紀不太,不會這麼快忘掉沙士的事。在沒有言論的中國,如果不是有一個勇敢的醫生跑出來講真相,香港死怕不止死三百人。我知道董玉娣在屯門是一所名校,但是訓練一班沒有獨立思考、不講真說話的畢業生,就是你的教育理想了?難道你的學校只培養「發三師」,而你認為「發三師」不需要有獨立思考,不需要有完整的人格?難道你的學校,只要會考夠多A就可以了?只要老師預備的筆記夠好了,讓學生背完筆者可以摘A,就完成你的工作?

張校長,女學生沒有錯,即使有,也只是在不適當的時候說了不適當的說話,但是她講自己相信的說話這一點是沒有錯的,因此而受罰更是荒謬!

張校長,學生道了歉,但是學校做錯了卻沒有道歉,難道,你們連道歉的勇氣也沒有?

我們不是憤青,請你細心看看聯署的市民的留言吧!

藍天蔚

P.S. 張校長是尊稱,恐怕你已習慣人這樣稱呼你了,但這樣自稱寫下款,是不禮貌的。下款應該這樣寫:

保良局董玉娣中學校長

張家邦謹啟

38 則留言:

The suffocated 提到...

你算好運吧,我在你發信同日所發的具名信件,他還沒有回覆呢!

日本作家田中芳樹說「對巿民的公眾服務的均等化,與社會的民主化成正比。」雖然回覆平民所發的信件不能算是校長的義務,但較諸 SAYA_SHAN 在招來大量網上憤青攻擊之後便急急把她嚴懲,收到閣下只有二百個簽名便遲遲回覆,和把在下具真實姓名的信件束諸高閣,此校長欺小怕惡的心態表露無遺。

最可恨還是這句:「經學校訓導組商議後,決定記該生大過一個,以示其須為一己之言論負責。」到底該校憑甚麼懲罰學生在校外及在沒有牽涉學校的情況下發表的任何言論,此教育家竟然一點都沒有交代。一邊濫權,一邊還夠膽奢言「建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真是混帳。

藍天蔚 提到...

The suffocated,

那不是我好運,那是200位市民簽名的力量。這位張校長顯然是一位保守人士,有人責罵學生則飛撲出去罰學生,有人指摘學校則交出些早已公諸於世的舊聲明,一如做副局長,原來特首是由得他們自生自滅,這間「名校」,不讀也罷。

藍天蔚

匿名 提到...

長毛建議應該是月十四日吧。

藍天蔚 提到...

匿名:

是的,對不起。人老了,半夜三更打blog,間中唔清醒實在難免

藍天蔚

匿名 提到...

以言入罪, 動輒記學生大過, 這間學校似乎以罰為本, 教員缺乏作育英才之心.

藍天蔚 提到...

匿名:

我覺得其實整件事是這樣的:大人教小孩子做錯事要講對不起,但自己往往覺得那三個字像千斤重,所以即使知道自己有錯,也不會認,這是中國人社會。

當我們的特首講錯野,只叫新聞處的新聞官寫幾隻字道歉,他的子民也不會認真認識自己的錯誤。

藍天蔚

小花 提到...

其實大家唔好成日用言論自由做借口,咁會令到學生濫用
我係一個剛考完AL學生,上年係我學校就有一班高舉自由既學生係中三學生,唔上堂,對阿sir miss 講粗口,係學校食煙,最後當然升唔到中四
點解而家d學生會係咁呀???????????
你地都係道學校係咩地方,係一個比你學習地方,一個你做錯野都唔洗有法律責任既地方,係一個比你發展人際交流既地方,係一個發展道德教育既地方,咁做錯又點可能唔洗罰
蔚藍天,你我都喜愛言論自由,但你會不會過分地利用呢,當然係人都有權講野,但係係咪要理下人地感受呢??佢講四川d屍體係咩要錢,有冇理過人地父母子女既感受呀
自由係你有既同時唔好影響其他人,更重要既係心理都算呀
我亦唔同意The suffocated既講法,咩叫做(((該校憑甚麼懲罰學生在校外及在沒有牽涉學校的情況下發表的任何言論)))
唔通老師只不過係表面,只可以話你係學校既行為,呢d係叫老師咩???
養不教,父之過
教不嚴,師之惰
如果你出到佢比人話你讀屎片,咁又關唔關你老師事呢~.~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你舉錯例子。自由同言論自由的定義完全是兩回事。個學生講兩句野,點解要罰。例如你在天主教學校讀書,你在網誌中寫:「其實同性戀都係天生,應該俾佢地有選擇權」。如果學校因為你提出這個觀點而罰你,這就沒有道理。相反,如果你在左派學校讀書,你在網誌中講:「六四中共政府唔應該鎮壓,死了的學生好慘」。學校因為這樣罰你,就沒有道理。我們現在講的,是這個層次的事。

見你只是個預科生才解釋給你聽。

藍天蔚

Asura 提到...

一直有定期睇你個blog o既習慣, 做o左好耐cd-rom.....
今次呢件事如果再有任何消息同發展, 一定要響度同大家分享呀

藍天蔚 提到...

asura,

多謝你,一定係我太霸道,嚇到d網友唔敢發言,哈哈!

藍天蔚

The suffocated 提到...

小花同學:

你質疑「咩叫做『該校憑甚麼懲罰學生在校外及在沒有牽涉學校的情況下發表的任何言論』」,答案是這樣的。如果你在街邊穿著便服講粗口,又有人認得你是某校學生,覺得你在街邊講粗口是(借用你的說法)貴校學生「讀屎片」的表現,那麼學校是否因此有權處分你?

如果你的答案是「是」的話,那是很可怕的。因為這等於說學校有權規管你在校外的任何言論和行為,而判斷對錯的準則,只在乎校方的愛惡。在我來說,學校的權力並不是無遠弗屆的。SAYA_SHAN 的情形,我想不出有那條條文賦予學校權力規管。

從你的留言中,看得出你很擔心學生會濫用言論自由,但學校濫用權力,你似乎漠不關心。

最後,我想略提一下藍天蔚和我在這件事中取態的分別。藍天蔚一直都從言論自由這個高角度去看整件事,也就是啟蒙時期的文學家伏爾泰 (Voltaire, 1694-1778) 所說的「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也關心言論自由,但一來沒藍天蔚那麼說話有條理,二來由於人人對言論自由的理解不同(抱歉講句,甚至如閣下一樣對言論自由毫無概念),要從言論自由的角度控訴學校的做法不當有點困難。所以我選擇收窄範圍,只撿校方濫權這個具體事件來講。這就是我質疑校方「憑甚麼懲罰學生在校外及在沒有牽涉學校的情況下發表的言論」的原因。

小花 提到...

藍天先生:
對,三言兩語不致要罰,但是要看係邊到,同邊個講同係幾時,最重要係講咩野
學校應該係培養學生既正常道德觀念,但係呢個學生係冇嫁
我估即使佢知咩係六四,佢唔會話「六四中共政府唔應該鎮壓,死了的學生好慘」。
而係「六四中共政府唔應該鎮壓,死了的學生真抵死」。

小花 提到...

The suffocated 先生:
你講得好岩,學校的話可以判斷對錯的準則,但呢個準則唔係學校自定,係社會道德而定,就好似學生唔食得煙,唔可以去做不法野.
或者講明d,學校準則係依據社會既需要而定,即要家長覺得學校校風好,先會比子女入讀.
換句話說,學校係社會既縮影,係呢個社會,你同樣比一d對錯的準則(法律)黎管住你,即好似係地下鐵,你唔可以講粗口,你唔可以對女仔講淫野等等.所以社會同學校無咩分別
分別在於學校會嚴d,因為要你更易適應社會,但係罰既方法最多只不過大過.
最後我我簡單講學校唔係最錯個個,而根本係社會既道德觀係咁,做教育既不可能唔跟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對不起,我同意學校應該「培養學生既正常道德觀念」。學校應該培育學生的獨立思考,如果她解得通六四的學生「抵死」,或者希特拉「沒有屠殺猶太人」,也無不可。

藍天蔚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你是生活在一個很獨裁的地方嗎?為什麼每所學校要有一致的道德觀?在美國,每個州對於同性戀的法例也不同,即使大學,哈佛和UCLA不同,劍橋和牛津不同,為什麼要一樣呢?

藍天蔚

小花 提到...

藍天:
我想你的話太誇張,六四的學生「抵死」這個是學生感受,我地可以接受,但不合主流.但希特拉「沒有屠殺猶太人」,這是歪曲事實,難以令人接受,就好似日本歪曲南京大逃殺,或者是中共歪曲六四和五四的意識,這當然不可讓學生學習,因為呢d叫(講大話)
其次,我講過係學校的道德觀係從社會而來,否則,若學校有無理既準則,家長大都不願送子女到該校上堂,而且些校是英中,學風重要
第三點,我同意藍天所講學校不一定要有一致的道德觀,而香港學校其實同你所講既外國大學相似,香港中學現今分有3個band,ban1同ban3學校既道德標準相差好遠,好似band3學生可以講上堂粗口,打機,食煙等等,亦當然有高言論自由自由,但係係現在,佢地反而面臨殺校危險,這就是民意.
第四點係我亦同意學校要培養學生獨立思考,但這必要基於學生有基本既知識,認識,而且亦要合乎真相,呢件事之中既學生就讀中一,從佢既言論看來,看似冷血,其實只不過是不明白而矣.若從小就培養小朋友獨立思考,他們只會在不明白,不清楚下胡亂批評

hopingu 提到...

小花, 藍天,

有六四的學生「抵死」想法的人, 恐怕大有人在, 他們認為學生是"叛亂", 破壞社會秩序

關於學風, 當年我就讀的中學, 有幸是band 1, 有些老師很懶(不是沒有能力), 3點放學, 4時左右在學校附近可以見到他們拿住餸回家, 但我們會自動波學習, 又冇mug 測驗, 功課, 大家上課很開心, 會覺得這時我們的spirit!!! 但我離校時, 換了校長, 多了很多rule, 好像變得更有"競爭力", 但公開試成績反而下跌....而且, 大部份舊生都有同一種感覺, "我們的母校變了"

以下是某位校長意見, 我也認同殺校是地區學額錯配, 與政府資源分配有很大關係!!! 如果某區, 因人口結構轉變令學額過剩, band 1 定band 3 學校會被殺?
http://www.plkwcc.edu.hk/~cyk/essay25.html
沙田區中學校校長會對中學學位失衡之看法

獨立思考, 其實不容易去定義何謂"獨立", 舉個例, 同一段片, 給不同人看都有不同解讀, e.g 趙紫陽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有些人會同情佢覺得佢希望保護學生, 但有些人可以解讀成趙紫陽去到廣場都唔可以令學生解散,處理不當, 失職下台是"活該"!!!

惑仁 提到...

藍天蔚、小花

我覺得,作為師長,教學生明是非、識道德,並沒有錯。

但,我不認為,師長或學校有權去定義道德。

那如何教呢?就是要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將學校變工廠,學生變工業製品。

惑仁

Hana 提到...

平日不關注網上高登式討論的新聞,但見母校處理手法引起各界迴響,禁不住多加留意。
首先多謝藍天蔚歸納事件有關要點,並跟張校長交涉,甚至花心機和學生溝通。
我想藍主要攻擊的地方在於「記大過」,所以也在張校長回信提過的記大過討論吧。他表示「決定記該生大過一個,以示其須為一己之言論負責。」網上不少xanga也要她對言論負責。
我認為對言論負責是反省自己公開講過的說話(當然blogger是否意識到在blog發言有多「公開」也是問題),從而選擇認錯、澄清或是堅持己見,因為言論的作用,是令人能互相分享意念,在經討論者思考凝聚較堅實的想法。而被記大過本身則沒有令人分享意念的功用,所以完全不是對言論負責的方法。
惟我認為suffocated以校方濫權作為論點有點危險。校方作為對學生施教的人,對學生施以適當的管教方式是理所當然的,無論要管教的範疇是校內還是校外的事。中國古時的師徒制也講求對徒弟在生活上的指導,在現時教育商品化的情況下,學校淪為知識灌輸的場地(中小學如是),放棄師徒制也是其中一個被提出的因素。故關鍵還是在「如何處理」而不是「誰可處理」。(在此未想清楚是否與大學生活的經驗有所矛盾,有錯請指正)
也回一回小花。對於食煙同埋對人講粗口既問題,涉及到對人尊重既問題,老師當然可以制止佢地(事實上亦given that有人唔喜歡煙味既時候,不過可能太煩,在此不贅),如果係唔上堂,咁係佢地基於自由作出既選擇,而佢地要對佢地既選擇負責,所以佢地升唔到中四。你又講唔上咁樣唔正確,可能佢地一心投身藍領,由學徒做起,最後收入都可以夠一家人洗,同時開心,咁佢對自己唔上堂既行為負責之餘,又正常過活。禁制言論自由既後果,藍都清楚解釋了。
仲有,獨立思考唔係獨自思考,我地作出判斷既時候,都可以向其他人求取資料再去判斷,小朋友用唔同既方法搵答案,撞過板,自然會搵到個適合自己既搵答案方法。除非小朋友做一D對自身或者其他人有大危險既事,否則胡亂判斷都好,只要小朋友有不斷修正判斷既心,就可以達到獨立思考既目標。
有冇諗過道德觀都可以被違背、被改造既,如果唔係唔會有解放奴隸、男女平等、尊重多元文化呢D咁既歌仔唱。雖然好「行」,但係小花覺得呢個係整個社會既問題,就冇講錯。我地正講緊學校點解唔可以係檢討道德觀價值觀既地方,而係照抄社會一套不誤?結果可能係用開既錯,又可能係用開既應該繼續用嘛。

小花 提到...

睇完你地既回應,我都覺得開心,第一要多謝藍天開放呢個平台,比我地享受言論自由.
講返個問題,或者講d有趣既事,陳冠x風波,最後佢本人同其仔女主角都愛到好嚴重影響,但你地想深一層,佢地有錯咩??私人性生活,拍照既情趣(其實關我地鬼事咩),但係佢地就比人話係d咩野咩野(唔好啦呢d).呢d就叫民意,係社會既道德觀
就咁我回覆返惑仁兄,
其實我講過個標準唔係老師定,因為如果標準係定得無野同不合法,佢地間學校係冇人會讀嫁.就好似上面件事咁,難道阿嬌唔可憐嗎?佢大拿拿冇左幾百萬約,同以後既工作,比一個大過更多,咁唔知我地又點幫到佢呢??呢d咪叫現實,其實個校長只不過話個現實比佢知,等佢大個最多話我個時好天真,好傻,而唔係老師冇教.

小花 提到...

咁我再回應hopingu 提到獨立思考,以我覺得呢個中一學生所寫既唔可以話係思考,最多係感受,

第二點係hopingu 提到既殺校原因都係其中一種,但我以前就讀癸青區唔少屋村小學同中學都死左嫁啦,一定多過十間,最主要係睇佢地收生率,多學校既地方反而多競爭

小花 提到...

其實最要回應Hana 提到道德觀都可以被違背,一d冇理既就要delete左佢.其實我提過社會道德觀係大部份人既道德觀,不過好難同要好長時間,好似美國解放黑勞係要打伐,男女平等係要幾百年時間,直到今時今日美國都未有一個女總統,所以要轉變社會既道德觀,就要轉變大部份人既思想,可以話冇咩可能
第二個方法可以學毛主席咁,把所有權威道德推倒晒,但結果大家都知
其實藍天蔚 提到每個州對於同性戀的法例也不同好有趣,其實呢個case可以話比你聽就算社會既道德觀變左都唔係好事
1)係美國某d同性戀合法既地方,如果你係講一d歧視同性戀既說話係犯法嫁(就好似你講死基佬),反同性戀都係犯法既,其實咁姐係搞到我冇言論自由啦
2)都好似香港男女平等咁,你講d歧視女性既野係犯法,仲有傷殘人仕,就算你講事實(你唔行得嫁?),佢都可以告你,咁仲有言論自由咩?

小花 提到...

其實我亦唔係好認同你地既獨立思考,我覺得學習知識可以用獨立思考,但係價值觀呢??我睇過報紙,有個人以前家庭有問題,父母成日打佢,大個佢就覺得打子女係冇問題既(咁其實都係佢既自由),但係你地覺得真係冇問題??
就好似而家個小朋友咁,覺得人命唔值錢,更不如畜牲,死左咁不值一提,咁如果佢keep住係咁覺得,唔人話佢知係岩定錯,唔知佢大個會點呢???
其實大部份人既價值觀合埋就係社會道德標準,若果所有人好似呢位小朋友咁既價值觀,香港既人情味一定會冇晒.唔通你地又覺得呢種道德標準先岩???

Hana 提到...

咁回小花一轉:

理想狀態下小花既第一個提案其實可取。我試舉香港重建問題為例, 雖然唔算一D根深蒂固既道德觀。係市建局成立之初, 原本係要保證有利潤, 而未必是因有需要而進行重建, 所以重建工程密鑼緊鼓, 同時較偏向興建高尚住宅和高級商場。倚仗的就是對「發展就是硬道理」的宣傳攻勢。利東街的事件正好顯示對這種社會既有的發展觀的質疑, 而結果則是民間團體推動民間規劃, 同時迫使政府就以後的大型重建項目進行諮詢----雖然我們不會在政府進行假諮詢就停步。

我的好友剛到台灣旅行傳來令人鼓舞的消息: 台灣的高中生可以申請放產假。從以前我們對家庭倫理的固守, 到現在以小生命為重, 採取包容接納的態度, 當中相信不以多次的公開討論也是不能成事的吧。當然現在正反雙方的辯論仍然持續。
(真抱歉未想起更好例子)

至於關於老毛的論點, 這正表現討論陷入不理性帶出的後果。文革包括既仲有強烈既偶像崇拜, 事實上當時可以被稱得上為主流道德觀既係毛澤東既思想, 批鬥正正係對於異議聲音既強烈打壓。

奸茅一點咁用番今次事件講, 一輪的思考以「人的生命並不如____有價值」(____可以填上任何東西)去開展其實都唔係一件壞事。例如係相信以活人做祭品既時代, 人既生命的確唔夠伺奉神重要。又或者有一刻, 人類發展到可以操縱宇宙, 過左冇幾耐發現自己係令到宇宙其他東西受害既罪魁禍首, 之後覺得應該了結自己。我唔相信, 成年人對於人既生命既重要性有幾大冇認真思考過, 係可以活得安樂既。畀我, 我當然會相信, 人既生命就算唔係比所有野都重要, 都會同其他生命同樣重要。

我諗要搞清楚, 開展一D同既有道德觀唔同既問題, 最終既結論唔一定係要改變既有既道德觀, 但係就算冇改變過道德觀, 個道德觀本身都有更多既理據支持。同時, 要不時檢討道德觀念, 係因為客觀環境不斷既改變, 令既有道德觀本來賴之維持既理據(尤其可能係因為科技既改變), 變得不合時宜。否則, 造就唐朝盛世、當時傲視同儕的倫理系統, 就唔會去到魯迅果時變成吃人的禮教了。

關於同性戀或者既歧視既問題, 我想先問清楚, 你係覺得消除歧視及尊重多元性取向唔正確, 定係有關既執行法例唔正確? 因為如果你覺得消除歧視及尊重多元性取向係正確既, 咁道德觀可以改變的確會令事情向好的方面發展, 剩下來的是如何落實既問題。

Wing Yin 提到...

呀, 我係Hana

睇漏左一個post, 再回:
都係果句, 獨立思考唔係獨自思考。
你話「有個人以前家庭有問題,父母成日打佢,大個佢就覺得打子女係冇問題既」, 忽略左佢有冇接觸過教仔既資訊(eg睇電視睇書), 有冇問過有經驗既人等等, 如果完全冇, 咁佢既獨立思考就進行得唔夠成熟。至於個打子女既家長被罰, 係因為佢造成子女既實質傷害.
(同埋你諗清楚喎, 家長同新「入行」既家長講, 子女唔打唔聽話, 都仲係大有人在喎~)
「如果佢keep住係咁覺得,唔人話佢知係岩定錯」, 「話」其實都只係一樣叫advice的東西, 即正如當一件有爭議性既野, 有一百個不同既意見「話」左畀你聽, 你唔可能跟晒一百個. 只係既有道德觀既情況之下, 「話」既內容比較一面倒, 但係個小朋友唔相信個「話」既時候, 其實同面對一百個唔同既意見時要take side, 甚至提出第一百零一種意見出來既情況冇分別。
我覺得妹妹既道德觀唔好, 係因為我覺得人要透過互相扶持先可以過活(物質同心靈上都係), 人情味係令人互相扶持既原動力. 如果有一日, 人係可以叫牛鬼蛇神做野, 唔使組成社會去維持生活, 咁人情味就變得真係唔特別重要。一個住係深山既人(叫住做泰山先啦), 自細受到野生動物照顧既話, 叫個泰山講人既生命比野狼野狗既重要, 簡直就係黐左線.

題外話, 小花想讀邊間大學咩野系?

藍天蔚 提到...

Hana,

小花是預科生

藍天蔚

Hana 提到...

"我係一個剛考完AL學生"
佢唔係等放榜同諗放咩上Band A的人麼~
so想睇下佢打算揀咩咁je~

小花 提到...

回hana:
1)其實我都唔知遲d讀咩(講真)
2)或者講返轉變道德觀既問題,其實我想過既兩種方法
第一)立法[但係變唔到人內心既價值觀]
第二)洗腦[重新講你知咩叫對,咩叫錯]
hana就覺得前者可取,但兩個方法同樣都係要人變佢地既價值觀,大致上冇分別,但你又憑咩野話大部份人價值觀係錯呢??
hana你一方面話人要獨自思考,冇對或錯,但你一方面話大部份人既價值觀係錯,要去轉變,呢d係咪叫相重標準

3)即使轉變社會道德觀,最後社會只不過有第二個社會道德觀姐,問題有變咩?
a)好似食人族覺得食人係正常,但有一日有個族人話食人唔岩,你地唔夠文明啦,佢同樣會面對排斥.
b)就好似話同性戀係荷蘭係廣泛接受,但你係荷蘭講同性戀壞話就會比人攻擊,一樣係有輿論.

小花 提到...

4)我想大家都希望有民主,有普選,咁大家亦都知咩玩法(即小數服從多數),咁姐係民意就係關鍵.咁大家係熱愛民主,咁就要尊重民意(即係話你有權唔同意,但你無權話人地錯,要跟我既想法)

5)或者你地會覺得校長對社會輿論低頭係冇鬼用,係欺小怕惡,咁比你做校長,你會點做??死都唔話自己錯??阿嬌冇應錯,講左(我個時好天真,好傻)最後比社會排斥.一個中一學生難道就能夠抵受各方既批評.
最好笑係呢件事同六四唔同(六四學生係有大部份民意支持,呢個係相反)

The suffocated 提到...

Hana,

你說「以校方濫權作為論點有點危險」,像我這種連飛曱甴都不敢打死一隻的人被人說言論危險,還是第一趟呢!

認真講,很多人也許會擔心家長或學生以「濫權」為藉口令校方動輒得咎,甚至會催生如近日報章報道的日本瘋狂家長吧。這的確危險,不過眼前的事實是校方動輒得咎的日子未到,卻濫權在先。

你說古時師徒制也講求生活上的指導,我大致上同意。但輔導歸輔導,懲罰歸懲罰,施行懲罰是一項權力,而權力必須得到制約。為甚麼校方的權力可以伸延至校外去規管一些不涉及學校的言行,至今校方仍欠一個說明。你有甚麼想法,我願聞其詳。

其實自由遭侵犯,本質不就是權力的衝突嗎?以言入罪本身已不當,以校外之言入罪,不當之處更為明顯。極端點說,董玉娣中學的做法與當年伊朗的高美尼向拉什迪發出追殺令並無二至。

很多人對董玉娣校方的做法沒感覺,除了覺得女生「抵死」或者覺得記大過沒甚麼大不了之外,原因大概是大家認為老師在學校是家長的完全代替者吧。有高質素和富良好判斷力的老師在適當的時候對學生施以適當的懲罰,給予他們完全的關懷和指導,把犯錯的學生導入正軌,那跟政治上的「仁慈獨裁者」一樣,是多麼誘人的想法。可是在現實中,老師給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而校長最關心的則是如何保住校譽和自己的權位。這些人未必喜歡濫權,但為免生枝節,在面對學生的操行問題時往往會採取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就是懲罰。

董玉娣校方說記女生大過是為了表示女生要為一己的言論負責,不確。所謂為自己的言論負責,指的是發言者在發言時,甘願補救或承受因其發言而可能帶來的不利後果。現時董玉娣校方的做法其實是(在受到網民壓力後)向女生問責——雖然我不認為他們有如此權力。

至於說高登式討論,言重了。

藍天蔚 提到...

各位:

這裡討論得很熱烈,但恕我無法詳閱這麼深入的討論,畢竟筆者太多雜務......我不搭訕了,各位隨便。

藍天蔚

Hana 提到...

先回suffocated,

如果令大家覺得有冒犯先講聲唔好意思, 高登式討論我既意指高登平日一個post會後加百幾個十卜十卜同幾面個人身攻擊的東西。高登關於Sayashan事件去到十零個post已經係又話佢港女又動員起底又話埋佢呀爸呀媽的post。我的朋友對我講美心女或者巴士阿叔果D,我其實都係聽左就算。如果呢件事係發生係其他學校,可能我都而家都未知係咩事,又或者只係對於有人話係文革式既批鬥有少少反應,人地叫到來反對我就簽下名支持。嗯,我就係呢類咁既死消費精。
(都希望今次冇get錯你"言重"既意思)

日本瘋狂學校果單野,我都見到,果下直頭火都來埋,最後決定用係自己xanga毁滅世界代替左真係毁滅左個世界。

我覺得我胢suffocated的想法其實和我相距不遠。我也認同權力必須制約。開初我認為suf你的論點是說學不用管學生在學校以外的行為,而我自己就會覺得係by what means。即係一個老師覺得食煙對自己身體唔好,學生唔應該食煙,咁佢有權"哦"到個學生校外都唔食煙為止。

至於你話「這的確危險,不過眼前的事實是校方動輒得咎的日子未到,卻濫權在先。」我會覺得呢個講法係從「運動」策略去考慮,當然我承認我唔應該咁off context咁講「應唔應該管校外行為」呢件事。而我當時咁講的確係諗學校完全冇權去理學生在校外既事,學生成長會變成點,尤其是補習風氣越吹越濃既社會。

雖然聽左好多次,我對於尾三果段講既野仍然有好大感觸,家長覺得咩都要交畀學校,同時要學校唔顧自己理念,而係要為佢地做customer service。你講個套誘人想法,我都覺得誘人,但私下講句我有排都未有咁既修養做得到,還時祈求我第時做老師唔好做到咁P街好了。(至於你講到老師同校長各有為維持佢地既地位而做唔到佢地理想做既事,我忽然諗起Roy Mustang =p)

last but not least, 我好似唔係好搞得清楚問責同負責既唔同,我一路打之前的post都有諗呢個問題,都係諗唔通。

Hana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Hana 提到...

再回小花:

先澄清一些觀點:
(1) 唔知點解會變左做人要獨自思考,人正正唔係要獨自思考。
(2)我會理解"前者"係長時間既討論而唔係立法...例如用幾百年時間搞男女平等。當然我承認而家好難下功夫疏理當中仲有幾多政治上既dynamics影響成個形勢。

搞掂,繼續:
(3)可能我係之前既討論上有情感上既take side,但我會話道德觀對錯本身就流動既,只係我recall到既例子都係我覺得好既壓到左我覺得唔好既。
關於(3(b)),唔知可唔可以咁講:就係我地可以係咁用理據擊潰伽利略,但就唔可以在異教裁判所處死佢。
我諗都同時係回應你既(4),你用既字眼係「唔同意」,但係策略上我會用「錯」呢個字同人講野(我未諗清楚係必要定係只係我既壞習慣),同時都會好想好想人地覺得自己既觀點係正確既。
(4) Saya覺得自己錯既可以道歉,大家都可以見到佢而家無論道唔道歉都會受千夫所指,唔見得有個學校做個擋箭牌就咩事都冇,仲要畀人鬥多兩錢重,話佢冇腰骨。
而家針對既係,學校仲踩多佢兩腳,用懲罰「解決」問題喎。
(5) 阿嬌(好堅持相信其實係佢既幕僚叫佢講既)係佢講果句話「果時」的確好天真好傻,以為大部份觀眾都好天真好傻咁相信自己「一向」都係一個好天真好傻既人。
(6)睇下有冇咁好心力啦,另一個比較重要地覺得唔應該懲罰既理據,我諗係有冇人身攻擊,有時間我先再睇多次佢既原文。
(7) 純粹睇下你會唔會入中大云云。

The suffocated 提到...

Hana,

原來你唸 Cert. Ed./Dip. Ed./教院嗎?祝你日後順利找到好學校。

Roy Mustang 嘛,我唔識譬喻,只可以說鋼之鍊金術師拖了這麼久實在令我很不耐煩。還是動畫版較乾脆。

小花 提到...

回Hana:
1)首先大家都清楚社會有一個普遍道德價值觀,的確會跟時間轉變,但係社會道德價值觀轉變唔係由你or我話事.
好似97前d人好怕共產黨,而家反冇咁反感.

2)我係同意「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既想法,但現實就是現實,大部份人既道德價值觀成為左一個地方既rule(同法律差唔多),限制左別人既行為.
a)好似有人係街大大聲講電話,你都會帶有色眼鏡睇佢(係外來既限制).
b)此外,呢個社會仲有經濟限制,係由西方發明,係中國昇華(即係你講多左d野會受經濟捐失)
e.g)好似近日中國旅客到法國既人數大跌,係因為法國總統表面不出席奧運開幕

所以我比咁多example都係想講即使社會道德價值觀點變,都只會係多數人限制少數人

第二點我想講下權力問題
你地可能會想而家既學校權力太高,冇人監管,所以你地有d驚,其實可能原因係相反.

香港好似日本,出生率低,學校生存只好當學生係客仔.我本讀一間中等中學band2既,但他近幾年,校長為左學校可以開足班,只好收band5學生入黎,因為若果你今年開唔到5班,你下年只可開四班,如此類推.

講返呢到,其實而家既學校可以話係冇權冇勢,以前校方永遠係學生會之上,而家要面對既係家長教師會(客仔)同教統局(做評估睇下邊間唔合要求就殺)

大家都睇到日本個case,上述既任何一個都可以監管學校,但事實係咩呢?佢地正正想校方咁樣做...

日本個case,家長永遠都想子女做公主,王子,把子女利益為先,所以佢地希望學校能夠快,狠,準咁搞定件事,咁校風影響得少d,對佢地子女影響得少d

Hana 提到...

回小花:

回(1): 冇第一批人搞起點可以做成轉變?
回(2): 我唔係好想得清楚你講的rule係實行上係咩權力狀況, 但始終唔係檢控, 唔能夠直接比較.
回(二): 我諗而家有心為呢件事發聲既, 都係唔想「教統局--學校--家長」呢個大怪獸順利前進je. 字裡行間你都認同D家長都有問題~

回suf:
(1)未讀, 想做多一兩年其他工先. =P
同時又唔想借錢...
(2)我只看了漫, 不能評論

小花 提到...

回hana:
其實我想知hana想要有咩轉變呢??
1)社會道德觀?
2)老師權力?
3)而家學校既地位?

其實我對家長既方向冇咩反感,家長為子女利益為重,人之常情.
其次,家長同佢地子女仔用家,佢地好應該,同有權表態,合情合理.

其實現在既學校步入民主化,學生就好似人民,佢地家長就好似議員,而校方就係政府咁.
權力下放就成為現今日本學校既問題.當然在我們眼中係一個問題,但係在佢地眼中就係一個好處.

而且佢地先係用戶,其實問題關我地鬼事咩
正如我地唔可以去台灣選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