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

廢柴甘乃威之執包袱

印象中,好像是陶傑教的:想摧毀一個人,捧他去到一個他沒有能力應付的位置,讓他從高位跌下來粉身碎骨,是最好的方法。

甘乃威做了立法會議員──當立法會可以穿T-shirt出席,議員還尊不尊貴,也真是見仁見智──才有機會見一見高層人士便已闖禍。

根據蘋果報導,話說好久沒有與民主黨交媾的曾蔭權,那天與民主黨重修舊好在鯉魚門撐枱腳,甘乃威一不懂煲呔小器;二不識大體,以為自己真的與曾蔭權「平起平坐」;三以為這是一餐兄弟飯,不懂這叫政治飯,每一句說話都有政治含意。他說了什麼?曾蔭權說自己要回家執行李預備上京,甘乃威卻問曾蔭權是否「執包袱」。

當然,曾蔭權不是聖上,但是當政客要有當政客的能力,但是得罪元首的機會,應該用在適當的時候。舉個例子,如果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曾蔭權答問題答得一塌糊塗,這時候贈他一句「執包袱」,就是放在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可以引起社會廣泛討論,這為之soundbite,顯露政治智慧、反應與辯才,這是英國國會辯論中的首相與影子首相間辯論最精彩之處。這樣當然都會「得罪」曾蔭權,但那是你向市民問責!在飲茶灌水的場合叫曾蔭權執包袱,那不但什麼也得不到,只會顯示甘乃威不識大體之餘,口沒遮攔亂說話。

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有時民主黨是政府的敵人,有時是朋友。政府或許也會要民主黨幫忙,但有些事情在談判的過程中,要理性但又不宜曝光,否則容易見光死。若我是曾蔭權或他身邊的智囊,必會記下這一點,有什麼要秘密商議的,一定不會再找他,而他,永遠只是一個沒有Bargaing power、只懂大叫大喊、不講道理而什麼也爭不到的人。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甘乃威之小家還有一例,曾蔭權同飯店的人打招呼,他又口痕說曾咁低支持,仲有人同你打招呼(大意如此),如此小家怎不令人歎息,其他民主黨大佬常被人說他們有那種不是,至只少出得大場面,可惜,世無英雄,豎子成名,怎不令人對民主黨將來梯隊擔心。

藍天蔚 提到...

武:

不用擔心,因為一定會發生的事情,擔心也無用!:p

藍天蔚

The suffocated 提到...

「想摧毀一個人,捧他去到一個他沒有能力應付的位置,讓他從高位跌下來粉身碎骨,是最好的方法。」

這應該是 Peter Principle 的變奏吧。

藍天蔚 提到...

The suffocated,

有人講過比我知,但無話我知個正式的名,多謝指教。

看看董建華便知道了。

但甘乃威不同。董建華至少識英文,而且英文好過廣東話。甘乃威識唔識英文,呢個真係好有疑問,他可能係民主黨唯一唔識英文的立法會議員。

藍天蔚

匿名 提到...

three storiesstorystory meaning电影哲理化妆课程此去经年林徽因因為懂得,所以慈悲Romantic VeniceRomantic Utopia安頓自己張愛玲的寂寞沙洲冷啼血杜鵑,極致一生開到荼蘼立地成佛淡藍的愛情亞麻襯衫化妆课程Denmark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希拉裡安娜﹒卡列尼娜
love鳳凰和麗江時間的灰燼楊柳岸曉風殘月憂傷的旋律寂寞在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