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明報的恐怖社評 (4)

真撞鬼,我看當澳門賭業泡沫爆波時,明報會怎樣寫呢? 當有個什麼志願機構開記者會講香港青少年賭波已至病態地步,又會不會說「香港不可以像澳門靠賭」呢?這種只為「長他人志氣」,卻沒有看清楚全局的,算什麼「公信力第一」的報紙?

這種社論,不看也罷。中學生要學好中文,千萬不要看。看陶傑、劉紹銘和陳之藩的中文、看倪匡的科幻小說、看阿濃的小品文、金庸的武俠小說,便是學寫文章的最好方法,但千萬不要看這種水準的社評,否則日後你寫的文,給仔的老闆改完,你都不會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港金融業能像澳賭業躍居第一嗎? 2007831

【明報專訊】新開業的澳門威尼斯人,即時搶了香港一樁生意。德國展商科隆首度在東亞搞美食及設備展,決定選用澳門威尼斯人、永利、皇冠3間酒店的場地,不選香港,因為香港有類同展覽,加上澳門的氣氛好過香港云云。香港展覽業必須正視,並積極對應。(據說香港真的好難度期,所以會展要加建......而且,要記著的是,我不知澳門的人懂英文,還是懂葡文的多,最好的學生都去做荷官,誰來攪展覽?)

昨日,澳門政府亦公布了今年第二季GDP增長了31.9,令香港的6.9%相形見絀(佢基礎細,只有五十萬人口,一個屯門咁大,突然起咁多酒店,一定大啦!你將半個元朗起成三個賭場,元朗的GDP增加五成添!正如美國的GDP增長很難追到香港一樣咁簡單,有什麼「相形見絀」?)。港澳兩地的人口規模、經濟規模、社會環境等因素懸殊,不能簡單地拿兩地經濟發展速度來類比(既然你知,又拿來講? 不夠字數嗎?),但澳門回歸8(原來「八」不是中文字...)年來一直保持經濟強勁增長,有一些經驗值得香港借鏡。為什麼澳門可以在回歸8年後,對香港的旅遊休閒、會議展覽產業構成嚴峻挑戰(第一:這是惡劣的中文,何不寫成:「為什麼澳門可以在回歸短短八年內,挑戰香港旅遊業和會議展覽業的龍頭地位?」。「、」,是要有三項同類的事物才用;挑戰是動詞,雖然用作名詞也可以,但用的時候,是說成「一項挑戰」,「對XX構成......挑戰」,並非中文的寫法,而是英文的寫法。第二,他所說的「嚴峻挑戰是什麼呢? 現在香港是不是沒有遊客了? 是不是沒有人來開展覽會? 如果不是,自得上什麼「嚴峻挑戰」?)?澳門能借中國經濟的崛起而脫胎換骨,其經驗對香港有什麼啟迪(澳門有什麼脫胎換骨呢? 以前香港人過去賭,而家賭場大了,連大陸人也去賭,如果這是脫胎換骨,香港也一樣:以前香港人炒樓炒股,現在大陸人落黎同我地一齊炒樓同炒股。為什麼澳門是「脫胎換骨」而香港不是? 這說法合乎邏輯嗎?)

回歸後,澳門政府選擇以博彩業為龍頭,果斷開放賭權,令澳門在短短數年之間超越拉斯維加斯,成為全球最大賭城(澳門只有五十萬人,雖然也有香港人到澳門賭錢,但也不足以支撐起整個「拉斯維加斯」,大陸怕貪官將錢輸掉,慢慢收緊到澳門的條件,卻沒有收緊到香港購物的條件,明報認為,澳門的賭業前景/錢景,就會一片光明,不會有泡沫嗎?)。如今,受到澳門的影響,新加坡、菲律賓都在加速發展博彩業,東南亞其他國家亦紛紛表示要開放博彩業。(你這個POINT就顯示你邏輯錯亂。澳門的賭場這麼大,但新加坡、菲律賓又建賭場,那麼,誰不在就近的地方賭,而乘飛機到別國賭? 上了癮的賭徒,都不能忍受等待。那麼多競爭,澳門的賭場可以維持多久呢?)

但是,澳門在目標確定之後,高速推進博彩業,展開一系列相關基建設施建設,以博彩業帶動旅遊、飲食、酒店、會議展覽等行業(現在澳門的價格,不比香港便宜,但澳門人的收入卻只有香港一半,這即是說已有泡沫的現象。明報是否真的相信「以賭帶動經濟」,而且這策略適合香港?),令那些雖然看到博彩業可以獲利甚豐,卻起步遲緩的國家和地區,無法與澳門競爭龍頭地位。

金融業一直是香港的優勢所在。回歸後,香港亦一直期待,要扮演國家的世界金融中心角色(這是政府的無知,香港應該做亞洲的金融中心,不是中國的金融中心。)。但是,香港並沒有如澳門發展博彩業那樣,快人一步,搶得先機,果斷下決策,而是觀望中央政府的政策變化,希望中央政府限制其他內地城市的發展而成全香港,這就使得香港在相關的配套措施方面,至今未能真正符合自己的角色期待。一旦內地加快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香港也未必能夠迅速跟上。(寫這社論的人,根本不懂金融業。一個地方是否能成為金融中心,除了有多少間上市公司,該地的法律架構、資訊流通程度、投資者的質素,以及有否其他的相關行業也很重要。大陸過不到的一關,是資訊自由和合約精神。還有人民幣也不會這麼快自由浮動。況且,軟件比硬件還重要。香港的好處,是政府管得少,但大陸整個市都是政治市,和台灣一樣!那麼,國際級的投資者會怎樣看上海呢? Come on,香港在七十年代已是金融中心,上海連期指也不敢推,你真的認為上海很快可以追過香港? are you kidding me?)

再比如,回歸以來,香港一直擔心在內地經濟的高速崛起中被邊緣化,或者因過度依靠內地而變得內地化。但是,澳門的發展經驗告訴港人,內地的對外開放和經濟崛起,是一個劃時代的巨變,港人所走的道路,應當是因應內地的開放與發展而更加國際化。(咁即係點呢? 我看不到澳門的經驗與這個說法有什麼關係。澳門有國際化嗎? 不是有遊客便是國際化。如果因為美資便是「國際化」,那麼香港必比澳門國際化。而你所說的「因應內地的開放與發展而更加國際化」,即是香港要做什麼呢? 是不是普選? 還是全部人講英文? 維護法治精神? 但做這些事情的人全被視為「崇洋媚外」,怎樣做? 還有,這句子寫得很有問題。「澳門的經驗告訴港人」是用中文字寫"The experience of Macau's development tells Hong Kong people...", 一字不漏......後半句也一樣。而且,沒有了這句,反而更合邏輯,是不是?)

澳門博彩業能夠有今日的興旺發達,大大受惠於內地開放居民港澳自由行。但是,澳門政府能夠排除阻力,開放賭權(有咩咁大不了? 澳門政府博彩稅入息佔政府收入八成,多d人黎賭對政府有利,說實在的他沒有什麼顧慮),是至關重要的第一步。內地居民再也毋須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到拉斯維加斯(大陸人要賭,到雲頂也可以、到南韓也可以,為什麼一定要到美國?),在澳門就能夠享受全世界最頂級的賭場服務,澳門博彩業怎能不旺?當然,中國亦因而付出巨大代價,例如,近年內地官、商、民湧到澳門豪賭,十賭九輸,造成的慘劇罄竹難書。(你上面又講到澳門開賭後令香港「相形見絀」,但又指出了賭的問題,那麼,香港是不是應開賭?)

香港要做中國的世界金融中心(前面不是說不應只做中國的中心嗎? 為什麼現在又變了,要做「中國的世界金融中心」?),就要有讓內地民眾真正能透過香港投資賺錢的雄心(賭都實輸d人都碌去,為什麼我地要保證他能賺錢? 這是什麼還邏輯? 為什麼不是提供一個公平、透明和安全的投資環境及投資者?),就要做到最強、最好(多快好省好不好?),就必須提供全世界最頂級的金融產品(金融產品沒有頂不頂級。請問怎樣分? 即係果隻窩輪,又唔使入場費,又實贏錢?)和金融服務(最貴的產品不一定最賺錢,最受歡迎的產品也不一定最好,如果明報連這個概念都不明白,那麼,他無疑不懂做生意,也更不應該寫這些題目的社評。)。但是,如今除了股票市場尚算差強人意(「強差人意」即係唔好,「除了」一樣唔好,「其他」都唔好,咁即係點? 即係全部都唔好。如果是這意思,便應說「香港的產品全無競爭力」,還要「除了.....」來做什麼?)外,香港的其他金融產品(他知否什麼是「金融產品」?股市是一個platform,股市內有很多產品:股票、窩輪、票據、期指、期權......期貨市場又是另一個platform。但是「股票市場」不是一種金融產品。你不可以「買」香港個股票市場的,你是Dow Jones,也頂多可以買起交易所,不是買起股票市場,所以,「股票市場」不是產品,你懂不懂?)根本難與紐約、倫敦等世界一流金融中心相提並論。(他知否,美國很少散戶,多數美國人,不會自己對住股票機買股票,說市場靈活,能讓更多人參與,香港可能比美國更佳,當然,美國投資的人都是專業投資者!)

澳門經濟高速發展也存在不少隱憂(例如貪污嚴重、貧富懸殊惡化),但是,澳門在旅遊會展業的發展,香港必須正視(「正視」必與一個問題掛勾。這裡主筆很懶惰,assume看的人明白,很不專業);澳門目標明確的發展策略、敢於打破壟斷鼓勵競爭的成功經驗,香港應該借鏡(怎樣惜鏡呢? 我們有一個行業打破壟斷後,可以好勁嗎? 是金融業嗎? 還是電力? 金融沒有什麼壟斷問題,主筆說至此,我以為他一定提出政府應在金融業做手術,借鑒澳門開放賭權打破壟斷的經驗,用於香港金融業,令香港能一飛衝天,但卻沒有,那麼,我們要學些什麼,可否講明白一點?)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太空泛了吧!金融業怎可能和賭業就成就上作出比較?

藍天蔚 提到...

其實我真的不知寫這篇社評的主筆想說什麼......

prewind 提到...

嘩紅字比黑字多啦, 你用了一個好客觀的角度去分析這篇恐怖社評, 很獨到!
這是一篇你不解釋我就會完全吸收掉的社評啊。 主筆有意無意地想帶出澳門的經濟發展比香港好(例如相形見絀的gdp「增長率」), 明明是抬高了澳門, 卻用一副「希望香港也能像澳門般進步」的口吻來發文。 澳門的gdp能有如此大的增長, 恐怕是因為賭博的大筆消費算進了consumer expenses吧。
標題「港金融業能像澳賭業躍居第一嗎?」, 就亞洲的金融業界而言, 香港就算不是第一也已經是名列前茅了。 後來還扯到旅遊業的頭上咧, 那即是用大量不同方面的資料來麻醉讀者, 讓讀者來不及整理就全盤接受。
抱歉我的中文和經濟都讀得不好, 邏輯的整理還不算完整, 對時事認識淺之餘也不算熱衷。 但看過你的文後便忍不住想打點東西支持你。

藍天蔚 提到...

prewind:

多謝你支持。有時我也會疑惑,到底寫這篇社評的人看到我的comments,會否覺得我是雞蛋裡挑骨頭,網友/blog友看到,又會否覺得是很無聊的事呢? 有你的支持,令我覺得我這份無聊其實應該幾有意義 :P

藍天蔚

匿名 提到...

只有小小意見,差強人意的意思係晤錯,還可以接受。

藍天蔚 提到...

匿名先生/小姐:

你所說的對,但我所指的也未必錯。

根據辭海的記載,「差彊人意」大概是「尚可令人滿意」的意思,而差彊人意應與差強人意互通。

不過,問題出在明報如何使用「差強人意」這字。以下是幾個例子:

2007年9月3日
《聲稱可探測衝紅燈相機避快相汽車反雷達器功效存疑》

「不過,記者買機後駕車測試,發現效果差強人意。以「避快相」為例,雖然新偵測器在高速公路上能在300 米外便預告前方有固定偵速相機,但它對流動雷射槍的敏感度低。記者的汽車曾跟隨兩架超速私家車經過警察的「雷射槍」,但偵測器沒反應,而前面兩車卻已因超速而被警方截停。」

藍天蔚:如果明報是指「尚可令人滿意」的話,便不應起這樣的標題。

2007年9月1日
《四姨太認入股無綫收費電視》

「電視廣播股價差強人意,昨日逆市跌2.46%或1.2 元,跌至47.6 元。」

藍天蔚:股價逆市而跌,很難算「尚令人滿意」吧。

2007年8月23日
《四兄弟肥了一個網通暗轟中移獨大》

券商普遍認為網通的業績差強人意,野村證券電訊分析員何景行認為,業績欠佳反映內地電訊業重組有迫切性。

藍天蔚:在這句中,很明顯是券商覺得表現差,不是「尚令人滿意」


2007年8月22日
《香港樂壇依然「動感」十足》(作者:李歐梵)

一年一度的香港藝術節,於每年春季二三月的期間舉行,今年的春音樂節目,差強人意,莫斯科愛樂交響樂團的演奏,我雖事前為文吹噓,但最終還是失望。

如果是尚算滿意,便不會「最終還是失望」。李歐梵在哈佛大學教書

從這幾個例子可見,明報在使用這個詞語時,並沒有系統性地了解詞語的正解。當然,我不能完全排除主筆知道這個詞語的真正意思,而且刻意使用,但也有可能如我所批評,我並不肯定,可以由讀者判斷。

至於我,的確從沒有看過任何地方以正確的意思用這個詞語,我從看書所得的,都是錯的用法,真遺憾。

你教了我一個詞語了。

我不打算修改原文,就由讀者自己判斷吧!

藍天蔚

prewind 提到...

那麼明報的用法就是「『結果』比想像中差」了。
如果我在考試中用差彊人意的話, 評卷員會不會覺得是刻意賣弄呢?

藍天蔚 提到...

Prewind:

你要肯定評卷員懂這個詞語才好用,你不能拿著《辭海》與他理論的。老實說,我看書也不少,真的沒有印象有見過這樣用法,你的評卷員也可能沒看過。他不懂,必然認為你用錯。

而且,如果連李歐梵也用錯,便要小心一點。

藍天蔚

匿名 提到...

作者明顯對這篇社評"讚澳門, 彈香港"覺得非常不滿, 其實香港和澳門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城市. 他們只是相鄰, 但發展方向不大相同. 兩地都有值得讚或彈的地方.

香港人就是喜歡投訴,身為香港的一份子, 我有時候覺得澳門人比較簡單,純樸.所以他們的社會比香港和諧得多. 我在澳門生活過, 見識到的根本不是如你所說"澳門叻的學生都走去做荷官". 因為"叻"的人,不會做荷官這麼低級.加上很多其他酒店部門如marketing, human resources, 都有很多"叻"學生.作者顯然是對澳門有很嚴重的偏見.難道澳門除了賭就沒有其他行業嗎?這使我感到作者知識的缺乏以及對澳門的不公平.這是客觀的分析嗎?

作為大都會香港的市民, 我們應該要有大將之風, 反正兩個大不同的社會整系, 是應該相輔相成, 互補不足, 而不是互數不是, 互相結怨.

藍天蔚 提到...

匿名:

我不是覺得澳門不可以發展得好,而是認為明評的社評根本沒有客觀地認為香港和澳門的分別,誇大澳門的成就,貶低香港的「成就」。管治澳門比香港容易,因為香港有反對黨。澳門也有,但比香港的更不成氣候。

本來,澳門如此細小,單靠賭業也不是問題,但是開放賭牌以後,反而可能令供應過量,到日後這種「熱潮」過去,便可能是另一個很大的泡沫。這當然不是我的「創見」,更不是新穎的論調,明報連這樣基本的「遠景」也看不見,足見其社論水平的不足。

澳門當然不止賭業,用黃子華的台詞,是一定有人賣豬扒飽。但是澳門的賭業明顯有如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的地產業,將很多人吸了進去、變得短視。而且,澳門比香港更惡劣的是:香港一直有發三師,不做地產,也有很多令人敬重而人工不錯的行業和出路:但是,澳門的規模比香港還細,很多行業都發展不起。很多澳門人,寧願到香港看醫生!有學生會去做其他行業,當然不出奇,香港也有叻人做政治,可是最叻的人,大多數去了商界,香港如是,澳門也一樣,如出一轍。

藍天蔚在評論中只講差的,是要指出,澳門的發展也有隱憂,社論不理事實而只褒澳門、貶香港,不能算是一篇合格的社評。

藍天蔚不討厭澳門,只是覺得現在去澳門太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