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Without our consent" 之奇想

選舉論壇,民建聯落敗新人姚銘據說按住公民黨同樣落敗的林雨陽用手機拍下葉劉支持者上旅遊巴士的情景。真相是如何現在各有各說,藍天蔚不在現場,且看事態發展。不過,藍天蔚不是叫大家「理性辯論.....」,那些八股留給明報社評吧。

昨天看西報這段新聞,引述了姚銘一句話:

"How can I be arrested since it was I who called police? I only held his arm to stop him taking pictures without our consent."

報警者可否被拉?當然可以,不過不在此討論。藍天蔚假設西報引述正確,這位誤入歧途的青年卻告訴了我們幾件事:

1. 他有按著林雨陽的手、阻止林雨陽拍攝

當街當巷,他為什麼要與林雨陽這個「敵對派系」有如此親密的接觸?

你記得在日常生活中,除了你的男女朋友、丈夫和太太,你上一次 "hold"另一個人的 "arm"是那個時候──即使那是你父母!他與林雨陽看來不像有親密關係,握住林雨陽的手,顯然不是善意,也不是意外,例如失去重心亂抓時抓個正著。那麼,他顯然是企圖用體力──或者可以理解為武力──而達到目的。 但是,阻止林雨陽拍攝有很多不用武力的方法,例如擋在鏡頭面前,這是警察常用的。姚銘為何要選擇這種方法?這或許與他所受的教育有關。

2. "without our consent"
這句才是重點。
葉劉的支持者不見得光嗎?那晚「八台聯播」,而且她的「支持者」言論乖張,吸引各報章攝影師的注意力毫不困難,難道這批支持者還怕被一個手機拍下片段嗎?

還有,這些支持者上旅遊巴,是不見得光的事嗎?又不是夫妻之間的房事,又不是在浴室裡更衣沐浴,為什麼不能拍?怕什麼?如果拍的,是電視台,不知他又是否膽敢 "hold his arm to stop him taking pictures without our consent".

筆者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用旅遊車送一批支持者出席論壇,然後在大街大巷接回他們不見得光。舉個例子,如果曾健成在柴灣送一班老街坊到中環支持陳太,用旅遊車,勝過要他們搭地鐵,只要將車費計入競選經費便可。除非他們怕被拍到了什麼,例如被拍下車牌,讓人跟蹤了他們下一站原來是去了鯉魚門、被人拍到在車內分發什麼不見得光的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打算將這些費用列為競選開支,又或者,被人跟蹤發現這批部份操普通話的人士,是從不知名的地方冒出、是不是都住在中聯辦......總之是最好不被人知的東西。否則,為什麼不能拍?

3. 還是 without our consent
為什麼是有他們的consent才可以拍?這代表一些什麼的意識呢?這代表:「我要做我可以做的,但我只容許我想市民知道的部份。」左派找一班人dis-credit陳太,是他們要做的工作,至於這班是什麼人、他們如何找到、他們有沒有報酬、他們的行程是什麼,則不是左派想香港人知道的事。知道了這些,如果有人再追訪下去可能出現不勘設想的後果,所以,香港人只可以看到左派希望香港人看到的事。至於亞婆的去向,you're not supposed to know!

這令我想起奧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歷史隨著政權想你知道什麼而改變。筆者有幸遇過一些在香港讀書的研究生,他說,在大陸讀書時,要讀政治教育,但那些東西,年年不同!為什麼,那便是without our consent的意識發作:你們只許知道我想你知道的東西。

民建聯做執政黨?好,大家一起來做愚民:即使國內銀行要倒閉前的一天,股價還是$28,你沒有渠道,你不會知道有問題,你有一百萬股?等坐艇吧。知情權?透明度?股價敏感資料?Sorry, that are state secrets and you're not supposed to know "without our consent".

2 則留言:

Dik Wai 提到...

Although I can't say much this is the first commentary I read online with thoughts and knowledge, not purely gossip. Thank you.
Lam Yue-yeung

藍天蔚 提到...

Lam Yue-Yeung,

Thanks for visiting. I am just expressing what I think ridiculous.

Lam Tin W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