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

明報的垃圾社評

真不明白為何明報社評要貶低香港抬高大陸,而且還是貶低香港比較民主的制度,而抬高大陸欽點的制度,莫非這就是「香港知識份子」的觀點?


政壇更新換代香港不可落後 (明報 2008.03.03)

新一屆人大政協兩會今天開幕,除了政府換屆之外,另一個焦點就是,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近七成是新人,充分反映內地政府推動年輕化的決心(這正是大陸得人驚的地方,想換走邊個就換走邊個,想放邊個落去就放邊個。但為什麼換走呢?如果只是年紀大,但很做得野、很有經驗,為什麼一定非換不可呢?由「領導」換走,會不會是因為這些人大政協「做得野」,令到很多大陸官員覺得麻煩,所以向上告狀,就用「年紀大」為理由換走呢......?換走了就好?)。在這方面香港相形落後,部分立法會資深議員在「退與不退」之間徘徊,接班問題談了10多年仍未見轉機(香港話晒都是民選出來的,選民喜歡看舊面孔也說不定。為什麼資深議員便要退?在美國,很多國會議員做了幾十年,只要選民覺得無問題,你只是張報紙,關你鬼事!總之是民選出來,就算是一隻猩猩也沒有什麼問題。而且,我不覺得十年前有人說要「換人」喎!十年前剛回歸,那是說的,是民主派「重返立法會」!主筆為了要「達到目的,根本不顧事實。)。我們希望香港主要政黨均能以實際行動,促進黨內更新換代(民主社會、自由市場,政黨不換人,如果市民覺得唔好,唔投佢地,佢地自己輸o者,關你鬼事咩?);我們更希望今年9 月可以有較多新人參加立法會選舉,若能有更多新人進入立法會就更好(新人一定好?明報張健波也做了好多年,為什麼不換一些年輕的人做總編輯?)

政壇年輕化香港大落後

新一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13 名「新丁」躋身人大之列,佔36 名港區人大名額約三分之一。當時政界已指港區人大「新人輩出」(那些所謂新人,又不是一些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小伙子,只不過是一個提早退休的羅范椒芬,沒有六十,也有五十多,有什麼值得令人感動落淚?而且,香港立法會的「舊面孔」,如涂謹申,只不過四十五;即如李永達,由九一年見到今天,也只不過五十二!),陸續換班,但是港區人大政協代表在珠海接受迎新培訓時,政協委員、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在會上獲悉,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中,約七成(約2000 人)是新人,反之香港只有三分之一是新人。在人事更替方面,香港明顯落後於全國(我見曾蔭權都見到好厭,可否換了這個先?)

領導及幹部年輕化,是內地近年着意執行的重點政策,不論政府機關、人大政協等,都循年輕化的方向走。

老人政治,是中國過去常被詬病的問題之一,近年內地政府銳意求變,甚至定下嚴厲政策,正部級官員不能年過65,副部級不得年過60,因此官員年屆63 或58時已不獲再提名,人大政協亦有70 歲的年齡上限。這種「一刀切」的政策,雖然被部分人評為過分死板,但這卻充分反映內地政府的決心。

領導人年輕化是近年的國際潮流,香港政圈中人經常掛在口邊的例子,是貝理雅與克林頓分別在43 與46 歲當上首相與總統,最新例子是年僅46 就引起美國政壇旋風、正在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奧巴馬,而早前訪港的英國外相文禮彬也是年僅43,引來不少香港政圈中人羨慕(人家全是民主國家,有人選年輕人,也有人選老人。如果香港有直選特首,說不定選了個35歲很出色的人做特首,但是為什麼香港不能?因為香港沒有選舉。為什麼香港沒有選舉?因為大陸不想香港有個奧巴馬。)

相對內地政府有意識的更新換代,今年9 月將舉行換屆選舉的香港立法會,仍舊面對「舊人不去、新人不來」的局面。據立法會的資料顯示,現屆議員近四成為60 歲或以上,平均年齡超過57 歲,三成議員在任已15年或以上,最年輕的議員陳智思也已43 歲,接班問題一直困擾各黨各派

第二梯隊上位問題嚴重的民主黨,其元老楊森雖然表明退居二線,但跟他同樣是1980 年代開始從政的另一元老李柱銘仍未有意思退位,另一位曾透露有意退位的李華明,最近亦表明繼續參選;至於民建聯與自由黨,同樣面對領導層老化及接班問題。

更嚴重的是,政黨不單在培養新血上成績欠奉,還壓住了第二梯隊的上位空間。去年立法會補選,民主黨和民建聯本來有第二梯隊人物表明參選,但兩黨均各自找來一位政壇「上一代」來一場惡鬥,年輕一代更沒有機會上位。

香港政圈無法接班,主因包括政壇元老不願退位、對年輕一代無信心、擔心退位過急令政治版圖被對手侵佔等,亦有部分人是因為若退下來就失去一份穩妥的職業,生活保障頓成疑問。

(明報真cheap。這幾段講幾個政黨的「第二梯隊」上不到位,但卻老老土土的,不肯分析為什麼會有這些事出現,因為一講,就觸及一個明報不想批評的對象。真cheap爆燈。

立法會議員怎樣選也是選回那幾個,是因為立法會的選舉是用比例代表制。大家看看區議會選舉,零三年,乘著七一的風,民主派橫掃,今年回復正常後,左派又取回了很多議席。正常的選舉應該這樣。可是,大陸為了禁止在單議席單票制下一黨獨大,如九一年雙議席雙票制港同盟與匯點在二十席中取得十八席,於是想出了比例代表制,即使最大的政黨,所得的票數根本與議席數目不成比例。而且比例代表制也保障了一些人,尤其現任議員當選的機會。於是,現任的那個,便死也不肯下來,又不會輸,當然變成十年如一日的面孔了。

好了,如果是單議席單票制,任何一個黨也不可能派出二十個人在二十個區同時打仗,於是,新人只要夠膽,肯做,必有新地盤,有機會向對方做得不好的舊人挑戰,這樣,見到新人的機會便會高些。

香港議會見到全是舊面孔,其底因就是比例代表制,明報不講不提,一是當讀者是傻的,二是不想令到上面的老闆不高興,所以明報真的cheap,還cheap得很難看。)


事實勝於雄辯公民黨破迷思近期傳出政黨對今年9 月選舉的部署,民主黨提出「n+1」策略,即除現任議員外,容許各選區的非議員黨員另組一張名單參選,爭取加入立法會;亦有消息指民建聯也正積極協調,勸退一些有其他職務在身的現任議員,扶植一至兩名新人加入立法會。如果屬實,這是健康發展。(廢話,唔夠字數)

過去政界人士多歸咎特區沒有全面普選,政黨無法執政,也沒有政黨輪替,無法建立「旋轉門」,投身政界變成「不歸路」,因此社會精英大都不願參政,有分量的新血欠奉。但公民黨的成立已打破了這迷思,成功吸引多位年輕精英加入,包括學者、大律師等高學歷人士(公民黨沒有什麼新思維,只是重覆港同盟的舊路,公民黨沒有人願意做地區工作,當光環消得後,會死得比民主黨還要難看。)。事實證明,只要政黨部署得宜,要吸引精英加入、要更新換代,並非不可能。

個別議員或黨內領導比較年長,並非大問題,美國共和黨即將選出年過70 的麥凱恩參選總統(自打咀巴,共和黨選出了麥凱恩,而如果大選最終由麥凱恩勝出,那麼前面說什麼年輕是世界風氣也就站不住腳了),2 月中病逝的美國民主黨資深眾議員蘭托斯(Tom Lantos),亦出任眾議員達28 年之久,80 歲高齡仍出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在師濤案中怒斥雅虎總裁楊致遠是「道德侏儒」。但沒有人會指美國兩大黨有「接班問題」,問題的根本是政黨內部制度是否鼓勵新人接班,是否永遠由老人掌政(問題不是政黨內部的接班問題,是那些年輕人或老人,是不是由選民選出來,明報,你明白嗎?)

但願今年9 月的立法會選舉,會有更多新人參選和當選,令立法會不致來來去去都是舊面孔。領導幹部年輕化在內地已成功開展,香港政黨必須努力創造條件,培育政圈下一代,不能被國家更新換代的決心比下去。

4 則留言:

kmb59 提到...

這份報紙的立場較騎牆,不時會刊登這種社論。

藍天蔚 提到...

KMB59,

他們騎牆因為希望討好亞爺和特區政府,那麼便可以做第二份憲報,天天有新聞自動送上門。

藍天蔚

惑仁 提到...

當想到《明報》是其中一份廣為中學生(被迫)訂閱的報章,便教人痛心…香港的中學生——甚至老師——不見得敢說出像文章中的紅字部份……

藍天蔚 提到...

惑仁:

這個你又可以放心,因為訂明報的中學生,一定不會看社論。七成訂了報紙的學生都是丟落垃圾桶的。我讀中學的時候,便經常見訂了的報紙無人拿。

教師的確不會講,因為很多教師都不懂。

藍天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