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

乜都佢講晒

曾德成在立法會瘋狗症發作(我真的想不到更適合的形容詞!),罵陳太「今日(既)新議員係昔日(既) 舊高官,佢對特區政府提出既批評;但政府早已表明會全力推進民主、發展經濟、促進民生......佢話無民主就無民生,但佢曾經(係)英國殖民地統治下,主持過經濟同福利工作,除非佢認為殖民地統治就係民主,否則我唔知佢當時所做(既)究竟係民生,抑或係官生工作,定係安生既工作?......佢仲話競選期間知道乜野叫民間疾苦,原來除(左)忽然民主之外,仲會有忽然民生」
(全文: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12/05/P200712050253.htm)

今天,曾鈺成則這類回應事情:
「至於曾德成哥哥、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昨日被問對其弟的言論有何看法時,只說應說的話已經說過了,再談論事件不會對事情有幫助,他又否認,其弟的言論是對陳太存有敵意,『我唔覺得有任 呢個反應』,至於曾德成應否辭職,曾鈺成就笑著回應:『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1208&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0510105

藍天蔚在想,如果這段說話,是在土共辱罵李柱銘奧運論後,由曾鈺成開腔要土共冷靜、理智,然後說「應說的話已經說了,再談論事件不會對事情有幫助。」,而他弟弟曾德成說了這句說之後,他肯要曾德成反省、譚耀宗肯叫曾德成向全港市民(或港島選民)道歉的話,我會轉投民建聯!

土共就是土共,乜都佢地講晒!

李柱銘要求中共改善人權,他們便發起文革批鬥,要李柱銘道歉,根本不理文章的內容。曾鈺成不能扮唔識英文,他是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那個年代,英文不好入不了大學。但是,他的弟弟人身攻擊,他就說「再談論沒有幫助」,當然啦,再談下去,大家都會再記得,曾德成是那個中了土共毒的年青人,當年讀聖保羅書院大有前途,卻被家人誤了一生,今天成了一個怨婦,批評一個民選議員。

土共就是土共,無論今天他們怎樣穿起了西裝、用起電腦和僱了什麼形象顧問,他們自小所受的教育,都完全不理性、只為打倒敵人而不顧友情、家庭、倫理、道德......其實不容於現代社會。《時代雜誌》說香港已死,不一定沒有道理:一個地方,若即將由另一個龐大而沒有是非觀的政權統治,其社會的價值觀,也會慢慢消失,逐漸變成大陸那個沒有倫理的社會的一部份。

大陸就是用這種方法同化西藏:讓漢人移民到西藏,令西藏的文化慢慢消失。只是十年,香港已變成了這樣,經歷過殖民地管治的一代人死後,後世的香港人,還會不會為了正義、為是事與非挺身而出?藍天蔚著實悲觀!希望教協頂得住幾代,不要讓土共佔領了教育,那麼,情況可能還有一點轉機!

8 則留言:

uncle ray 提到...

市民眼睛是雪亮的, 絕對知道這是人身攻擊. 這樣質素的人當我們局長, 真是可悲.

藍天蔚 提到...

uncle ray,

如果香港有民主,曾德成一定要落台。這是為何共產黨不會讓香港有民主!但若下一代的教育不理想,社會又沒有言論自由,我真的不肯定下一代能否分辨是非。

藍天蔚

小花 提到...

曾德成有錯,錯在佢講多左,由安生->官生,會有言論自由,但佢係人生攻擊,應該道歉.但其他係冇錯,佢講既係事實,而立法局互相批評是正常.第一,陳太話即係佢冇做野,曾德成係有超左既background,佢係支持民主,同樣努力推動民生,但比人講冇民生,甘佢比人講返黎做咩呢.陳太可以咁評人,當然可以比人評返啦.第二,陳太把民主同民生拉埋係亂黎,兩者有關,但非絕對.新加坡冇咩民主,但民生幾好.美國好民主,但次按風暴後,民生差.民生係同經濟有關,而非民主.民主係表現民生既方法,民生差,人們會用民主(一人一票)來表達不滿,推番當權者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據說陳太沒有說「無民主就無民生」(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1210&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0514519)。

但我唔太明你第一點意思。

第二,我也認為民主同民生係有關的。她也沒有說「絕對」,我也不覺得是絕對。但是民生不單與經濟有關,也與政府是否向市民問責有關。一個民主社會,市民的訴求較受重視。例如小班教學,明顯對大家都有好處,為什麼拖這麼久才堆?為何只減標準稅率?老實說,交標準稅的人,根本未必太重視那1% 的稅,可能寧願政府加生果金!民生:福利、醫療和教育,政府都有很大影響力,說與「經濟有關」,不一定錯,但政府的威力更大。

藍天蔚

小花 提到...

民生即人民生活同生存既保障.民生可以人民自己賺到,自己買保險,不一家要福利,政府只係比最基本既比你,幫係買個保險.但經濟差,就自己同政府都保証唔到你自己.
而你所講既小班問題,係不能,而不是不為.你要知道小班既經費係經常帳,若政府財力不足夠支持十年此經費,當財赤時,小班只有中止.而其他亦是.我想第者小時候買野既時候,係睇能力定係睇決定.若果冇能力(經濟),幾好既野同政策,我地又負唔負擔到呢?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小班教學用的錢很少。政府的錢多到無人識點計,但政府成日騙市民,說政府無錢。即使政府最窮,財赤每年600億的時候,政府仍然有五、七千億,只係政府always都唔肯用、話稅基窄重要收稅。以生果金為例,即使加$100,每年都係5-6億!所以,你說「不能,不是不為」,我不同意,我認為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當然,那可以是「能,但不為」,而因為一些原因,例如右派的意識形態。但這便指明,政府的決定,對民生有很大影響,而政府是否民主產生,又十分影響政府政策。所以說民生與民主息息相關,是合邏輯的。

你說「經濟差....政府都保證唔到」。一般來說是對的,但是用於香港政府便不同。香港政府的財政來源同其他主要靠內部稅收的政府好不同。香港的薪俸稅只佔政府收入13%!很多用於其他國家的「理論」,都無法用於香港,看香港政府的財政狀況,要獨立做case study。

以香港為例,政府政策影響民生方面的廣闊性如下:公屋,一半家庭住在公屋。市民准不准在公屋內的公園食煙......這些細節,影響極大。教育,八、九成中、小學生都讀政府/津貼學校。大學:香港只有一間私立大學!醫療:超過八成醫院服務由醫管局提供。

經濟當然影響民生,但是,以香港的現況,即使你有錢,也未必完全可以不受政府影響。如果有市民遇到一些病要做大手術,私家醫院未必有得做,有錢也要在政府醫院做。

還有,政府怎樣做決定,便影響怎樣收稅,因而影響收入高的人有多少錢可以用。香港最高收入的人,稅收也只是16%,但是在澳洲,閒閒地20-30%、在大陸、美國,隨時要交一半稅。即使按你的邏輯,「民生」受「經濟」影響,你的經濟如何,最終還是取決於政府的政策......怎麼可以說民生只是看經濟?

藍天蔚

小花 提到...

你講得好岩,香港政府同其他地方好唔同,香港的薪俸稅只佔政府收入13%!,但係直接稅佔收入一大部份,(印花稅,利得稅等),而且其他收入多同經濟有關,好似賣地,投資收入等等,呢d係好唔穩定既收入,隨經濟波動.
我第二點同意係既係,香港好多儲備,多到好似用唔晒咁,但係赤字亦唔少,最差有600億,係儲備既8-10%,但係我可以話比你聽,d儲備唔用得,d儲備係用黎支持貨幣體系,穩定匯率.我相信你都聽過索羅斯嫁啦,佢橫掃亞洲既時候,只有香港得幸免於難.
第三點,我同意你話歐美國家係有更好既福利,但便好既民生,我就不大認同,你要知道呢d福利係因為歐美既國家稅率比香港高一倍.而且你都知道香港中層市民,經過97金融風暴後,揹住負資產,如果升一倍稅,佢地就真係冇民生.若果係升1%,咁真係幫唔到d咩,你都話啦{香港的薪俸稅只佔政府收入13%},當然歐美大國仲有其他招,就係稅收唔係主要為直接稅,就好似當年提過既銷售稅,呢個受經濟影響比較低,但係咩人都要比,就算我升左你既生果,可能要洗返先黎,所以歐美d人可能係受惠得好少.

藍天蔚 提到...

小花:
儲蓄太多,我說的萬億儲蓄,已經除去捍衛港元的部份。但我唔明你最後果段的意思。
藍天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