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

我們吸了什麼進肺?

藍天蔚不是那些「環保人」,但是,曾蔭權可不可以做一個政治家,鼓起勇氣跟共產黨講,大陸的污染物真的很恐佈。

今天在家裡做菲傭,清理好久沒有清理的家。塵土飛揚是必定的了,但最驚嚇的,是那個大而無當的窗台。藍天蔚一個人住,而且週末也經常要上班,兩個月沒有抹窗台的後果,嚴重得很。那個只是十八平方尺的窗台,只用清水抹了一次,結果就這樣:

我差點以為自己住在煤礦。但是我家附近根本沒有工業,多車的馬路遠至看不見,這些肯定不是汽車噴出來的廢氣。還有,筆者以往元朗的時候,根本不會如此污穢!

我對動植物沒有興趣、不在沙灘游泳......即使我自私到不理下一代,但是,我想得回我的星期六日,可以在家休息一下,不用每星期都做菲傭。況且,我更不想的,是吸這些物體入我的肺裡,現在看醫生很貴的,是不是,曾蔭權?莫菲我們要每天自備氧氣筒出街?

12 則留言:

kmb59 提到...

懸浮粒子是香港(甚至是珠江三角洲)的頭號空氣污染物,其中一個來源是燃燒化石燃料。

藍天蔚 提到...

kmb59:

天文台常說那是「煙霞」!學陶傑所說,那是毒霧才真!

藍天蔚

波蘿游 提到...

藍兄:

香港污染嚴重無容致疑,但以閣下的經歷,問題的關鍵似乎是:「兩個月沒有抹窗台的後果」

兩個月!恐怕在新西蘭也會累積相當「問題」

kmb59 提到...

藍天蔚君,「煙霞」的來源可以是天然,也可以是人工,其成份對人體可以有害,也可以無害,因此天文台和陶傑都沒有錯。

我家的窗台在夏天較潔淨,一踏入秋季便……

藍天蔚 提到...

波蘿游:

這是選擇問題。我工作時間長,有時星期六、日都要返工。一個人住,但不喜歡有個陌生人在家攪我的東西,即使那只是個鐘點。可以做家務的時間很有限。要做,都先洗好衫啦。你知唔知確保自己每日有乾淨衫著係幾浩大的工程?窗台是處於很低的priority,同將書櫃裡的書拿出來抹有得揮。

還有,我今天看看地板,又鋪了薄薄的一層了,怎辦?全職都做唔掂!

藍天蔚

藍天蔚 提到...

kmb59:

大家咁話啦。今年夏天有南風,見到好多藍天,但一入冬天,不遠的山脊線便看不見了!

藍天蔚

藍天蔚 提到...

波蘿游:

還有,我屋內所有窗都長開,否則空氣很不流通。以前在舊屋,長年關門關窗,情況沒有如此嚴重。我想我有點低估了香港的空氣污染。

藍天蔚

提到...

同意。

最近我到關島一遊,那裏碧海藍天,清新都不得了,跟香港相比,是天淵之別。

或許,世人不應再糾纏於「全球暖化」是否人為或是否真有其事,單單看現時的烏煙瘴氣,就知道環保是刻不容緩。

藍天蔚 提到...

薯:

大阪和京都的天都很藍!但我家卻看不見山脊線。我研究過,今年整個夏天都見藍天,夏天多吹東風或南風。入冬後,有一天我家外的天很藍,看一看天文台,那天吹東風!第二天打回原形,那天冷峰到,吹北風。那麼很清楚了!

藍天蔚

藍天蔚 提到...

波蘿游:

我在神戶的街上某條沒有上蓋的天橋:那種是很舊的鐵天橋,橫跨八線行車的大馬路,就像以前在深水(土步)北河街街市那些舊天橋。那些欄杆,是沒有塵的!我不知神戶市的政府,是不是派人每天抺天橋的欄杆,但是以香港的污染程度,日日抺,未到第二朝都鋪滿塵啦。到底是誰的問題?

還有呀,我抺完兩星期,個窗台又可以寫字了,怎辦?

藍天蔚

提到...

所言甚是,依你所見,應該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呢?

藍天蔚 提到...

薯:

如果我有辦法,我應該拿諾貝爾獎了!

藍天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