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李華明真肉酸

真肉酸。

一般來說我不會聽李慧玲小姐的左右大局,因為李小姐發音極難頂,講野的難聽程度,與IT戇豆有得fight,而且經常講到自己有幾咁勁,有點唔知醜,要我聽這個節目簡直是折磨我。今天無意中聽到這節目,一邊覺得:有無攪錯。

今天李小姐名義上分析九東形勢,實際上全個節目就是插民主黨胡志偉。不知李小姐是收了李華明的指示要插胡志偉,但執行得差,還是李小姐想嫁禍李華明。

為什麼這樣說?民主黨今年在九東分兩條名單,一個叫胡志偉,被視為所謂「第二梯隊」,另一個則是李華明,所謂的「大佬」。有了港島區甘乃威隊單仲偕的戲碼在前,其他人當然在看,九東會否又有互插事件。筆者相信很多政治版記者一早已寫定了一份「民主黨又內鬨‧九東胡志偉與李華明互插」的稿件在櫃桶底,準備隨時拿來用。

李小姐在節目中踩胡志偉辯論不夠出色,比不上陶君行和余冠威,但藍天蔚也聽過九東幾個辯論,反覺得李華明次次都答不到陶君行問領匯的問題,十幾年立法會議員可算是白做。相反,胡志偉在港台的論壇,迫到陳鑑林二零二零年是否贊成取消功能組別也不敢答,揭開了民建聯的面具,那是其他幾個都做不到的,我實在不明白李小姐為何要如此踩胡志偉。

李小姐踩他還不夠,更在節目中說:「會唔會去到後期階段真係需要諗下一個所謂棄保既策略呢? 即係話,你都係集中....比如在九東呢度...係咪應該話,民主黨既支持者集中去投李華明就算勒...即係可能亞胡志偉自己出黎就係話....唉算勒,橫掂我係後階段都無乜機會既時候...即係咪去到一個階段既時候需要作出一個咁既判斷呢?」

郭志仁:「拿,即係如果我係佢地呢,我就未必會咁做...嘩...咁辛苦做左成個選舉工程...我咁樣講一句我仲對得我助選團住既?」

李慧玲:「咁但係如果你拖垮左另一面,拖垮埋李華明,無端端攞佢一萬幾千票...

郭志仁:「我無責任...喎呢個,佢輸佢既事唔關我事...

李慧玲:「咁咪好自私囉...

郭志仁:「咁選舉就係要競爭...無辦法」

大家看完這段逐字紀錄,覺得李小姐幫邊個講說話?無錯,就是李華明。筆者沒有統計過,但常人聽到這段說話,都一定覺得李慧玲是幫李華明,再加上之前已經不斷有傳媒報導李華明大喊「棄胡保李」,今次李華明水洗都唔清,唔係佢在後面做手腳都入佢數,所以我話,唔知係李華明在發功,還是李慧玲想嫁禍給李華明。如果我是胡志偉的話,我一定同佢反枱。

胡志偉怎樣想我不知,但李華明今次選舉真的很「肉酸」。即使今次左右大局事件與李華明無關,但「棄胡保李」的傳聞滿天飛,連工聯會也「收到風」,不斷在論壇質問民主黨:王國興在新界西論壇質問,黃國健則在九東論壇兩次質問棄保,想必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李華明自九一年任立法會議員,胡志偉那時「都唔知係邊度」,今天也只不過是一個「區議員仔」,根本沒有全港知名度。兩者同場較量強弱懸殊,各民調都顯示李華明穩佔一席。李華明卻喊出「棄保」。如果李華明做了十幾年立法會議員,今次卻被一個同黨的「區議員仔」出選「威脅」到,那真是「抵佢死無命賠」!若他今次輸了,筆者拍爛手掌。

還有,筆者覺得,李華明連「棄保」是什麼也不懂。「棄保」是什麼?「棄保」有幾個必要條件:一、是被「保」者有輸掉的危險;二、被「棄」者有足夠票數保住被「保」者,確保其當選;三、操作棄保者有能力調動支持者的意願。

以港大民調看來,李華明穩佔一席,胡志偉支持度雖然上升,但未能威脅李華明,首兩個條件已不能成立。還有,民主黨一向拿著的都不是組織票,所以跌票才跌得這麼快,民主黨有能力操作棄保嗎?民主黨的支持者,或多或少都相信言論自由和自由意志,支持胡志偉的人,會因為李華明 (記著,這個是李華明,不是李柱銘)而「棄胡」嗎?筆者的判斷是:胡志偉本來知名度不高,但到了選舉後期,要支持他的選民,必定看到他某種優點是其他候選人沒有,才會支持這個不出名的候選人。他這些票要再「跌出黎」的機會較細──除非他有醜聞。

喊出棄保的人,一是愚蠢,連棄保的基本條件也弄不清,二是毋須這麼恐懼。如果這樣也要棄保,那麼李華明恐怕並不相信民主:他輸不起。

不過,任何好的建議,都要交給一個好的執行者才能成事。好的建議交給壞的執行者,或壞的建議交給壞的執行者,都會變成一塌糊塗。「棄胡保李」,如果處理得好,的確有用,可是李華明將一個如此重任交給李慧玲便是敗筆。李慧玲的聲線異常刺耳,讀音不準,根本不適合播音業,但她卻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而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去批評胡志偉辯論不好。李小姐何不先做做語言治療,或索性重操故業算了?